这不是一部爱情片,更不是一部励志片。如果要我来定位,我更宁愿称它为反鸡汤。

据说人生有三条道,分别是上坡道、下坡道、没想到。

一部10集的《四重奏》,不仅是音乐上的四重奏,情感上的四重奏,更是多面人生的四重奏。
《四重奏》延续了日剧短小紧凑的风格,同时又将唠叨叙述的“生活流”,发挥到极致。
从头到位,充斥着各种日常对话,2人之间、3人之间、4人之间、多人之间,而所有故事的来龙去脉,悬念揭秘,都在看似散漫无序的对话中,一一揭开。

整部剧情看下来感触良多,我并不是一个喜欢看偶像恋爱剧或推理悬疑剧的人,而很不巧的是每一季度日剧中少不了这样的类型,所以对很多剧总是始乱终弃,看了几集觉得不对胃口,最后靠社交网络来了解结局。

「人生には、三つ坂があるんですって。上り坂、下り坂、まさか。」

串联这部高逼格日剧的,是这三样东西:谎言、单恋、对音乐的梦想。

而《四重奏》是今年我看了第一集就决定一定要看下去的剧。可能一是同样作为一个曾经有演奏梦的业余乐手,对这样的切入点会产生共鸣;二是这部剧对人物关系的刻画,并不急于上来就交代每个人之间的感情脉络。

365bet官网 1

首先,由谎言串起的四重奏
四重奏的组建,看似巧合,实际起源于谎言。
成员分别是这样的4个人——
卷真纪(松隆子饰):主妇,谨小慎微,说话声音小,相当缺乏自信。
别府司(松田龙平饰):在甜甜圈店上班,严谨刻板,憧憬自由自在,希望做些出格的事,但终究不敢真做。
世吹雀(满岛光饰):无业,随时可以睡觉,喜爱喝巧克力奶,宁肯在街边不受人待见的拉琴卖艺。
家森谕高(高桥一生饰):30多岁还是美容店助手,个性龟毛,有很多奇怪的讲究。
四个人居然在一次K歌现场以这么梦幻的方式偶遇了。
虽然觉得这样的巧遇很神奇,但真纪并没觉得不妥。
后来才逐渐知道,其余3人此前都认识真纪,接近真纪也各有目的,而且一个比一个让人大跌眼镜。
所有人都在说谎,每个人都有自己渴望隐藏的秘密,又各自被秘密牵扯纠缠。
就连到底应该怎么称呼卷真纪,都因为她身份发生了2此大的变化而有过两次讨论。
本剧结构的精巧和节奏的曼妙在于,没有急于将复杂的背景集中交代完毕,而是花了四集,才将4个人的背景和相互勾连完整展现出来。
舒缓有度,将一个复杂多线索的故事串联得顺畅而紧凑。
但,当最大最可怕的谎言被揭露的时候——
主角们其实已经悟到了:真正的“信任”,不是“你绝对不会对我说谎”,而是“哪怕你对我说谎也不要紧”。

“全员单恋”一直是很多人安利这部剧时打出的看点之一,这种人际关系对于经常追求理想化剧情的人来说是有些悲惨。而坂元裕二直到最后也没有给这几条恋爱线路有一个明确的交代,每个人都把对另一个人的感情小心翼翼地在怀里揣好了,再未曾展露于世人面前。

剧照

其次,由单恋串起的四重奏
相比韩剧要死要活的恋爱,日剧的表现总是更为清淡而深沉。
组成四重奏的4个人,陷入一个怪圈:
别府暗恋真纪–小雀暗恋别府–家森暗恋小雀,而作为链条顶端的真纪,却坚持等待那个离家出走1年无音讯的丈夫。
暗恋,按说不应该是30多岁成年人的爱情套路,《四重奏》里居然同时覆盖一大片,看起来却毫不违和。
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剧情还透露出错误的信息,误导观众。
别府以为小雀喜欢的人是家森,小雀以为家森喜欢的人是真纪。
在单恋集中爆发的第八集,小雀努力将自己爱恋,转移到对别府和真纪的撮合,并真诚的让家森一道配合。
小雀一个人在暗处幸福而又难过微笑,家森凝视着小雀那意味深长的忧郁,真的,好让人难过啊!
《四重奏》没有给你灌输满溢的情感,而是留下空间,让每个观众根据自己的人生和情感经历,与角色实施互动。
有人也许因此内牛满面,有人也许只是蛋蛋的忧伤。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分钟,又会发生什么。

他们对于爱情的诉求是不同的,对于情感的表达方式也是不同的。所以会有小雀努力撮合别府和真纪,也会有家森用SAJ来委婉地试探和表达自己的情感,还会有真纪与丈夫失踪一年后的重逢时,依然能包容与接受这个有些自私和软弱的男人。而这些情节巧妙地穿插在生活琐事和追逐梦想的过程中,让整部作品像一件针织衫,摸起来粗糙但穿起来暖心。

“金句王”坂元裕二编剧,松隆子、满岛光、高桥一生、松田龙平主演,“苹果女王”椎名林檎片尾作词作曲。《四重奏》的阵容简直好到爆炸!所以这部剧在还未播出的时候,便受到了极大的关注。

最后,由音乐串起的四重奏
组成“甜甜圈洞四重奏”的四个人,不是高贵耀眼的艺术家,他们是生活中最普通的你我,有时候,甚至是多余的存在。
四个30多岁并不得志的人因为音乐聚在了一起,他们热爱音乐,发自内心的需要音乐。
他们可以在路边演奏,可以在河边演奏,可以在饭店演奏,可以穿着奇装异服演奏,也可以为了在恢弘的音乐厅演奏,利用自己的污名进行宣传。
四重奏中,真纪任第一小提琴、别府任第二小提琴、小雀任大提琴、家森任中提琴。
四种乐器彼此和谐又能区分不同的声部,犹如剧中四个性格、经历、品味各异的主角,在彼此充满荆棘的人生中互为点缀,在相互帮衬中让音乐呈现更加多元化的表达。

  • “有梦想的三流,就是四流”

播出后四集,此剧迅速收获豆瓣9.2的高分。各大公众号和职业影评人不吝笔墨,大加夸赞,有公号为此发布消息一篇文章,名为《豆瓣9.2,等了半辈子才等到这几个人,值了!》,阅读数直逼10W+。但另一边,《四重奏》的收视率却从首话9.8%一路降到第四话7.2%,在TBS火十剧中,这样的收视率,绝对算不上好成绩。

一开始,为了得到在饭店演奏的机会,真纪揭穿了一个老人的谎言,其余三人对这一行径有不同程度的责难。
真纪做了清醒而残酷的反击——
“你们是在那个人身上看到未来的自己吧!虽然嘴上说想靠音乐生活,但是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我们没有可能成为靠做喜欢的事生活的人。
将不可能谋生的音乐用来谋生的话,也许只能依靠把戏才可以苟且活着。”
大家越来越清醒的认识到,自己就像《蚂蚁与蟋蟀》里的蟋蟀一样。
“我觉得没能把喜欢的事情变成工作的人,必须要做出决断。是把它当成兴趣还是仍然把它作为梦想,把它作为兴趣的蚂蚁过得很幸福,但把它作为梦想的蟋蟀则陷入了沼泽。”
其实直到剧终,对这个揪心的问题,并没有给出光明的答案。
因为这是一个真实而广泛存在问题,
是一个长期困扰着所有成年社会人的无解的问题。
即使最后他们实现了在音乐厅演奏的梦想,但在偌大的音乐厅中,既有陶醉于音乐的听众,纷纷离场的也络绎不绝。

之所以说这部剧看似不完美的结局实际上也是一种完美,是因为在一集集观看的过程中,我自己越发认为这个剧情走向可能并不会像很多商业爱情片一样,俗套地告诉大家最后A跟B在一起了,C跟D分道扬镳了。它真的适合这样一个开放式的结局,给人在完结后留有遐想的空间。

与两个数据相对应的观点在网上发酵:一波认为这是坂元裕二剧本的特质,充满了小确丧和生活哲理,初看并不惊艳,但越看越有味道,值得细细揣摩。另一波认为此剧很难让人抓到某个主题,既是全员单恋的爱情故事,又是全员撒谎的悬疑推理,观众根本不知道剧情要向哪个方向前进。

日剧总是非常现实。
《四重奏》告诉我们,虽然不圆满才是人生常态,但我们不能一味沉湎于悲伤,有梦想才能快乐,只有梦想能够拯救我们困顿乏味的心灵。
共享,全剧我最喜欢的4句台词——
1、告白是小孩子做的 ,成年人请直接用勾引 。勾引的第一步,抛弃人性 。
2、会边哭边吃饭的人,能够活下去。
3、不倒垃圾的人,在垃圾看来也是垃圾。
4、20多岁的梦想能让男人发光 30多岁的梦想会让你暗淡。

而真实的生活往往就是这样,你拼命想追求的理想和事物,往往会让你在追求途中迷茫,甚至驻足不前,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一开始就选错了目标。

确实如此,《四重奏》里金句频频,一个很小的动作或言语都会引发一连串人生道理,稍稍走神,就错过了非常精彩的台词。但这部剧确实也存在问题,周围看的朋友吐槽说:”永远都在猜下集剧情,却永远猜不到下集剧情。”本是悬疑情感剧,到最终话时,主题却一个急转弯变成了梦想,简直是雾里看花让人迷眼,感觉被编剧骗了。

<end>

当四个人最后努力走向了一个比西餐厅更大的舞台时,观众所反馈的并不是如雷般的掌声,有的人中途离场,也有的人往台上丢了罐子以表示自己的不满。有些难关,你放置得再久也依然过不去,但至少自己尝试过。

若要穷根究底,那么这部剧或许是找不到一个让人满意的线索,也没有让人开心或者难过的结局。但是编剧确实给了设定:全员撒谎,全员单恋。顺着设定,我们大致能够理出一条线。全员撒谎——所有人都骗了真纪,真纪则有一个更大的骗局;全员单恋——家森爱小雀,小雀爱别府,别府爱真纪。那就先从食物链最底层,家森说起。

© 本文版权归作者  365bet官网,毒剧一格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不再对爱情抱有过分不切实际的幻想,不再坚信兴趣能成为工作的源动力,不再孤注一掷地在逆境中奋力挣扎,这才是真正接地气儿、无限趋近于平淡的现实生活的剧情。因为大部分人的意志都是脆弱的,脆弱到有时候一句话就足以摧毁一些曾经坚持的信念。

中提琴家森画像『不喜欢就不会被拒绝』

  • “夫妻,就是可以分开的家人”

真纪丈夫在住院的时候,曾对隔壁病床的家森撒谎说,自己是被妻子推下楼的。贫穷潦倒的家森得知这一消息,怀着敲诈勒索的目的,在KTV里”偶遇”了真纪,也偶遇了其他两个人,从此住进轻井泽别墅,走上四重奏的道路。

真纪对于她丈夫失踪前那两年的回忆是我觉得最写实的地方。因为两个不同的人在一起永远不可能像两个复制人一个,完全贴合对方的兴趣和习惯,情人眼里出西施也架不住柴米油盐的琐事帮你把情人的真性情在你面前暴露无遗。

但在和大家居住的过程中,他却没有怀抱着很强的企图心勒索真纪,而是继续着自己的废柴生活。在四重奏生活之外,他做着一份理发店的零工,称自己是高级打工者。在辞掉零工,高声向大家宣布自己要去赚大钱的时候,却被问是去买户口还是加入犯罪集团。在演奏的餐厅里,出于男人下半身的本能,接近漂亮的服务员有朱,却反被玩弄。

两个人合不合适,只有磨合过后才知道。而因为一方打破了对方想象中的形象从而选择逃避现实,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是不能接受这种做法的,任何人际关系缺少了沟通,都只会让症结变成顽疾。而选择自己默默承担一切,也并不是勇敢或者敢于承担的表现。

就是这样一个废柴,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了小雀。在大冬天,装作漫不经心的带了章鱼烧给她,实际上却跟章鱼烧老板说:喜欢的女孩饿着肚子,我要买东西回去给她吃。又在知道小雀单相思别府的情况下,告诉她,在向对方表白而对方不喜欢你时,如何用SAJ(日语:喜欢你➡谢谢➡我是开玩笑的)化解尴尬。

真纪的丈夫对她一见钟情,在交往过程中也曾表露过不自信,但当时的真纪在他的眼里如同一位仙女,怎么看都是好的,怎么看都是最适合的。而婚后一些小细节上的摩擦却让他慢慢认清现实,真纪不是仙女,她也只是一个凡人,一个会对着自己喜欢的电影打哈欠、会在炸鸡块上挤柠檬汁的凡人。

家森太能隐藏了,他让小雀模仿SAJ对自己表白,然后立刻用SAJ对小雀表白,这次是真正的表白。喜欢你,他说,小雀下意识的接了句谢谢,家森的眼中闪着泪光,很久,说了句:我是开玩笑的。很明显,此时的小雀并不知道家森喜欢自己,他隐藏的太深了。

其实这样的桥段在日剧中并不少见。《世界第一难的恋爱》的恋爱中,大野智饰演的傲娇总裁与波瑠饰演的耿直员工,也因为二人生活习惯不合出现过猜忌与隔阂。只是很少有像真纪的丈夫这样,直接选择不带一分一厘而离家出走,为的只是逃避这段与他的理想出现偏差的婚后生活。

家森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在酒吧遇到前妻,然后结婚,有了孩子。多年来,他有个放不下的心结——一张因为过期而未能兑换的600万日元彩票。

  • “我究竟……要从哪里抢走你才好?”

我们常常幻想自己中了彩票,会过上多么灿烂耀眼的生活。曾经这样的机会,离家森很近很近,但他却错失了。因此,他将后来生活中所发生的不幸都归根于这张未来得及兑换的彩票。妻子和别人跑了,孩子也没能留给自己,如果还能拥有600万,也许失去的都会回来,或者生活会折向另一个不同的轨迹。总之,不是现在这样。

而别府的感情比起真纪的轰轰烈烈来说,就显得隐忍得多。他只是默默地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为真纪安排着一切。真纪并没有接受他的告白,似乎也在意料之中,因为她太爱自己的前夫,而这种一心投入在别人身上的人,很难在短时间内从这个状态中完全抽离。

对彩票也好,对小雀也好,家森都没有做出一个有责任的人应该做出的表现。他说:“我决定不再喜欢女人了,因为对方喜欢上我的概率极低。”但逃避,真的能解决问题吗?

他有着不凡的家室,却从未想过要成为有钱人,也常常认为自己是无能的那一个。即使在公司中被众星捧月,也仍然在追求理想和爱情的道路上迷惘着。

大提琴小雀画像『希望他喜欢的人能和我喜欢的他在一起』

他是甜甜圈的领头人,虽然成立的初衷中带着私心,但在关键时刻起决定性的作用的总是他。而一个温柔的男人心中总是有些地方,一旦被触碰就会让人惊慌失措。就像他一直保守着对真纪的秘密,也终于在被人看破后倾泻而出。在男女情感上,他可以是自私的,可以在心中将“我喜欢你”四个字默念千万遍,却不能将这份占有欲强加给别人,同时还要尽量四个人之间的这也是他的无奈之处。

365bet官网 2

  • “喜欢上他人的那一刻,人就从过去迈向了未来”

真纪的丈夫一年前失踪了,真纪婆婆怀疑是真纪杀死了儿子,受婆婆所托,小雀在KTV里”偶遇”了真纪,开始用录音笔纪录下真纪所说的每一句话,并利用场合时机,逼着真纪说出关于丈夫的事情。但是在与真纪接下来的相处中,小雀却背离了真纪婆婆的意愿,站在了真纪一边。

如果说真纪付出真心的方式是细水长流,那么小雀的方式则是排山倒海。她的成长环境中缺少这种无条件的、无私的关爱,背着欺诈少女的黑锅、对母亲的思念与对父亲的恨,她和她的大提琴成了生活中的全部,习惯了欺诈的她只能用一成不变的笑容作为面具活在都市中。

小雀应该是四重奏组合里最单纯的人,总是懒洋洋的躺在被子里,等到太阳灼人的时候,才慢慢起身在房间晃来晃去。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有着童年的阴影——配合骗子父亲的魔术表演,成为电视台节目中的神童,这个污名一直跟随着她,她不得不像一个孤魂一样远离人群,直到加入四重奏。

当有这么一群人靠近她,真正关心她爱护她的时候,她一直保持的自我平衡就被打破了。正是因为不曾体验过被真心关爱的感觉,她在察觉到自己所爱为何人时才会这般渴望自己将爱给予他人,对他能够掏心掏肺、还在脑海中想象了无数次与他在一起的甜蜜场景。而梦醒时分,她又清楚地意识到,并不一定只有和他在一起才会让他幸福,所以才会默默放手将别府推向幸福的另一侧。

是真纪,在小雀父亲病危,小雀抗拒去看望父亲却又不断说服自己应该去时,告诉她,不要勉强,不想去就不去。没成想这番简单的安慰,成为小雀完全信任真纪的开始,她告诉真纪婆婆,真纪绝不是一个杀害丈夫的人,并拒绝了这份带来丰厚报酬的卧底工作。

  • “冗談です”

比起放弃高薪工作,放弃喜爱的别府君,才是小雀对真纪完全的付出。知道别府喜欢真纪,知道真纪能让别府快乐,也知道这两人在一起,能够过上美好的生活,小雀义无反顾的放弃了自己的喜欢。

喜欢着小雀的家森,也只是在心里默默地喜欢着。四个人中看似最玩世不恭,最吹毛求疵,却又最深谙感情的二三事。自己有着失败的婚姻,表面上看起来对妻儿毫不在意,而实际上久别重逢后再次分别时,他隐忍已久的泪水还是会从眼角流出,那一挥手仿佛也在挥别过去的种种。

在真纪和丈夫离婚后,小雀为真纪和别府制造了各种各样单独相处的机会,期盼两人能最终走到一起。隐藏小雀心中的,是无数次在梦中和别府在一起的场景,和醒来满脸的泪水。在和公司同事闲聊的时候,她说:我喜欢的人有他喜欢的对象,我希望那个他喜欢的人能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老爷爷回答说:这样的想法,真耀眼啊。

正因为经历过失败的感情,才会处处都忌讳、时刻记着给自己留一条名为“冗談です”的后路。家森曾说过他会尽量不让自己去爱上别人,可真正遇到喜欢之人的时候,谁有能永远保持绝对的冷静与理智。只是他不敢像别府那样为爱冒一次险,因为“比悲伤更令人悲伤的是,空欢喜”。

365bet官网 3

这四个人可能是生活中很多经历过感情与事业挫折的人的缩影,可能每个人身上都或多或少能看到他们的影子。心中有梦不可怕,勇敢追梦也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未曾有梦。大人总是保守着秘密,可倘若有一两个知心的人能去分享秘密,能去倾诉心声,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小雀是一个天真烂漫的人,除了童年阴影,并没有经历过其他影响人生的事情,所以相比家森,小雀感情的表达方式也更直接:在雪地里扶起摔倒的别府,并趁机亲吻他,这就是小雀对喜欢的人的举动。

© 本文版权归作者  Nekosaka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除了别府,小雀还喜欢真纪,剧中没有明显的百合线,关于小雀和真纪之间的浮想联翩,只能说是剧迷们脑补过多。小雀对真纪的喜欢,非常纯粹,

比起失去别府,也许小雀更怕失去真纪。

小提琴别府 『可能你认识我不久
但我爱你特别久』

365bet官网 4

别府很长情,至少对真纪是这样。从学生时代到真纪结婚,别府曾有三次机会接近真纪,然而他都退缩了。在真纪丈夫失踪之后,别府终于赶上机会了。但在这长情的背后,是别府对暗暗喜欢他多年的同事九条的辜负,当四重奏的其他成员点醒他,他跑去向九条表白,做了能做的一切事情,却被告知,一切都晚了。

小雀对别府大胆的喜欢、小心的试探到最后默默成全,他似乎完全没法理解。就连小雀主动亲吻他,说句Wi-Fi连上了,他都真以为连上Wi-Fi了。

然而他对真纪真的是十分用心,非常认真。当然,在与真纪相处的过程中,他也依旧延续了作为一个暖直男与异性相处的模式——不懂不明白不理解。面对真纪的花式拒绝,别府都挺过来,甚至熬到了真纪和丈夫离婚。

虽然热爱音乐,但别府是音乐世家家庭中最没有天赋的一位,在一家甜甜圈面包公司里做着千篇一律的工作,因为自己的家庭背景而被分配做最轻松的事情。在很多人看来这是优待,但对于别府来说,这是折磨。作为一个世俗意义上的成功者,出生于这样一个显赫的家庭,他要么在小提琴上达到极高的水平,要么就走另一条路,并且也要达到一个巅峰。不管怎么说,别府现在是在一家公司上班的小白领,而且是碌碌无为那种,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很久。

直到他再次遇到真纪,生活从此发生了改变。这种改变不是被动的,而是非常主动的。他突然由一个混吃等死的人变成了积极生活的人,将自己的车改装成四重奏专用车,将别墅贡献出来供四重奏居住,照顾大家的生活,以四重奏的身份去演出。

他对小提琴的执着,与对真纪的执着类似。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心底的念想可以放很久很久,但却无法放下。

小提琴真纪画像 『我想维持现状』

365bet官网 5

真纪给人的感觉是隐忍又克制,永远猜不透,仿佛永远都不会悲伤,也永远没有单纯的快乐。对所有人友好,却与所有人保持距离,使人无法走入她的内心。对于自己想要什么,她非常清楚,虽然看起来柔弱,但一到关键时刻,会变成一个为自己或者团队的利益而大胆做出抉择的人。

当四重奏找到心仪的餐厅时,却发现早有谎称快要走到生命尽头的钢琴家霸占着位置,钢琴家年事已高,没人忍心揭穿他的谎言。然而在大家都回到别墅,为前程所焦虑时,真纪一个人拿着证据去找餐厅的老板,向他们揭穿钢琴家的谎言,成功为四重奏获得演奏场地。而代价就是钢琴家失信失业,很难找到下一份工作。在漫天的狂风和落叶中,钢琴家的帽子被吹翻在地,他努力地去捡帽子,却敌不过风的速度,

这就是真纪的生存法则,她说:“梦想总是无法实现,努力几乎不会有回报,爱终究会消失,不是吗?那些嘴上说得好听的人,难道不是都在逃避现实吗?”每个人都有难处,但并不能成为同情的理由,人生,总是越过越艰难,与其静待这个世界的恩赐和给予,倒不如自己去争取。

对待友情和爱情,真纪也采取了极端保守的姿态,她也会真心对待身边的人,比如当小雀遭遇父亲病危时,她及时给出了建议;比如她会对家森的强迫症+神神叨叨给予肯定和回应;比如别府约她去看音乐会,她也欣然前往。她不会让任何人不舒服,但也仅此而已了。

随着剧集的深入,在别府、小雀、家森的所有小秘密都曝光的时候,我们发现,真纪好像是没有秘密的,疑团随着真纪可能杀死丈夫开始,又随着真纪丈夫的出现而消失。然而在真纪身上,好像有一层透明的壳,我们看清了她,却看不透她。

终于,在剧集快要结尾的时候,真纪的秘密被挖出来,自幼丧母、被养父虐待、买别人的户口,独自出逃到东京谋求生存,居然也生活得很好。到这里,真纪的表现也有了合理的解释。

她对生活的悲观、对平凡的向往、与人为善、与人保持距离,都是出逃后保护自己的本能反应。

按理说,真纪本可能成长为一个不择手段的魔女,她也有实力做到。然而在真纪的内心深处,还保留着善良,所以活得平凡,甚至活得失败,对于她来讲,也是一种幸运。

在四重奏里,她找到人生的方向与平衡点,也许她也喜欢别府——她说如果是两个人相遇,可能情况就大不一样。但是是四个人遇见的,为了四重奏不会面临分离,她甘愿舍弃自身的想法而力求维持现状。

365bet官网 6

平心而论,相比坂元裕二家喻户晓的《东京爱情故事》和《最完美的离婚》,《四重奏》本次表现仅能算差强人意——没有一个非常出彩的角色,所有的人物有自己的故事,但都算不上惊天动地,每天庸庸碌碌,虽然也有一些新鲜的事情发生,但更多时候,是被无聊和失落所包围,更多时候,无望的爱恋和平凡的工作充斥着生活。但这,不就是真实的人生吗。

真实的人生也不止如此。中提琴是家森的梦想,大提琴是小雀的念想,小提琴是别府的血液,小提琴是真纪的蜕变,看似一个极其业余的组合,实际上包含着对平凡人生的一丝期望。在碌碌无为的生活中,在泥泞中,在荆棘中,总要有寄托,总要与一群无关利益的朋友,做一件纯粹的事。让久无日照的心的荒原,发出一点幽微的光。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八重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