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台对《西游记》是有些偏爱,似乎总是有那么几个频道在播放《西游记》,儿子很喜欢孙悟空,只要放到西游记,那是一定要放下玩具来看的,在儿子的影响下,也跟着他看了几个片断。

《西游记》中谁是最可怕的妖怪?这个问题很有意思,也大有深意。

     
“这里行者抵住钺斧,八戒敌住大刀,沙僧迎住大棍。这场好杀:僧三众,棍杖钯,三个妖魔胆气加。钺斧钢刀藤纥褡,只闻风响并尘沙。初交几合喷愁雾,次后飞腾散彩霞,钉钯解数随身滚,铁棒英豪更可夸……”突然间,一个明亮而又刺眼的光圈照射在书页上,正沉迷于《西游记》那神异世界里的我,豁然间抬起头来,原来是镜子反射的光。太阳照在梳妆台一边的镜子里,反射光正好落在书面上。

《西游记》么,每集的故事多是妖怪来捉走了唐僧,然后悟空除妖降魔,救出师父,继续到西天取经。

过去读《西游记》,总以为《西游记》中妖魔的法力越大越可怕,法力大的妖魔悟空斗它不过嘛!所以每读到大鹏啊、九头狮子怪什么的,总是替唐僧师徒捏把汗。近日重读《西游记》,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法力再大的妖魔总有伏它的神佛,我们完全不必杞人忧天。

       
我放下书,起身走向镜子,那是一面很普通的,小小的,长方形的镜子,在太阳的照射下,反射着耀眼的光。不由想起艾青的一首诗:仅只是一个平面/却又是深不可测/它最爱真实/决不隐瞒缺点/它忠于寻找它的人/谁都能从它发现自己/或是醉后酡颜/或是鬓如霜雪/有人喜欢它/因为自己美/有人躲避它/因为它直率/甚至会有人/恨不得把它打碎。我想,镜子确实是令人又爱又恨的吧,因为它真实。

固然西游记是部神话小说,影射的多是现实的丑恶和黑暗。如孙悟空大闹天空时,无人可敌,到了保唐僧西去取经时,遇到的众多妖怪多是打不过,要请各路神佛出来帮忙才可以度过难关。而这些众多的妖魔原先不过是天庭或佛身边的无名小卒,一到凡界则作威作福,法力无边;再来看妖怪的身份,像老君的童子、观音的坐骑、如来的舅舅,没几个不沾亲带故的,悟空纵有高强的本领也不敢痛下杀手;这些说明了什么呢?“在天子脚下,在朝廷的无名小卒,到地方就肆无忌惮,嚣张跋扈的黑暗现实”,作者影射的正是这层,但是,作者认为要收拾这些“害人精”的出路只有靠神佛等统治阶层,而不是靠底层的个体(孙悟空),所以悟空面对那些有着上层关系的妖怪是不能打死的,揭发出来也就是了,然后各路神佛自会显出他们的英明伟大正确光荣来。

先看看唐僧的护卫团队有多强大。三个徒弟、一匹龙马不必说。且看《西游记》第十五回。众神道:“我等是六丁六甲、五方揭谛、四值功曹、一十八位护教伽蓝,各各轮流值日听候。”行者道:“今日先从谁起?”众揭谛道:“丁甲、功曹、伽蓝轮次。我五方揭谛,惟金头揭谛昼夜不离左右。”看看,这暗中保护唐僧的还有39个,而且金头揭谛还是全天候保护的。还是这一回,菩萨许诺悟空:
“假若到了那伤身苦磨之处,我许你叫天天应,叫地地灵。十分再到那难脱之际,我也亲来救你。”另外菩萨还送悟空三根救命毫毛,教他:“若到那无济无主的时节,可以随机应变,救得你急苦之灾。”到此,我们就基本明了了这个取经团队的强大了。况且,真是遇到菩萨也伏不住的妖魔,还有佛祖在那看着呢。

       
其实,四大名著之一的《西游记》又何尝不是一面镜子,一面隐射现实的镜子?你看那华丽无比,至高至尊的天宫,不正是朝廷皇宫的影像?那横行霸道,凶狠残暴的妖魔鬼怪,不就是社会恶势力的影射?唐僧师徒一路斩妖除魔,也何曾不是寄托着铲除恶势力的理想?变幻莫测,光怪陆离的神魔玄幻世界,却如同一面镜子般,映射着现实的样子。

这些我认为当然是小说的主旨。

照此看来,这西行路上倒是没什么值得担忧的妖魔了。也不尽然,平顶山莲花洞金银(金角大王、银角大王)二怪就是个特例。

     
镜子固然毫不留情地暴露出最真实的东西来,但通过镜子的反映,我们也可以思考,反省……

但小说之贵为小说之处,就在于它跟那些枯燥的说教是不同的。所以它又反映了另一层面的意义。当孙悟空要举棒打死妖怪、强盗的时候,唐僧总是斥责他,不许他杀生。

《西游记》写此一难,用了四个章回(“大闹天宫”也是四个章回)的长篇幅。而且日值功曹鲜有地提前报信,对孙悟空说:
“大圣,报信来迟,勿罪,勿罪。那怪果然神通广大,变化多端。只看你腾挪乖巧,运动神机,仔细保你师父;假若怠慢了些儿,西天路莫想去得。”

       
在《西游记》中,唐僧师徒,不惧苦难,合作互助,共同斩妖除魔,历时十四年之久,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最终到达西天成功取经。孙悟空最大的优点便是尽责,敢斗。他尽心尽力地保护唐僧,即使受到唐僧的误解而被赶回花果山时,也还是“身回水帘洞,心逐取经僧”。而且,毫无疑问的,打杀妖怪,他是主力。在遇到打不过的妖怪时,他去求助,但从不退缩。猪八戒,他贪小便宜,懒惰,甚至会怂恿散伙,但他却又是孙悟空打杀妖怪的得力助手,在关键时刻依旧是勇敢坚强。沙僧,他的能力不够好,但却憨厚老实,本本分分,任劳任怨。唐僧的能力是最弱的,但他其实相当于一个领导者,一个精神领袖。或许没有他,悟空师兄弟三人早已坚持不下去了。

当看到这些情节时,普通观众最容易与悟空产生共鸣,对悟空遭受唐僧的误解纷纷鸣不平,理解与同情悟空,责难唐僧不知好歹、愚昧糊涂。这里固然反映了普通人对“恶”憎恨,对统治阶级的爪牙的痛恨,所以务求有悟空这样的英雄出来主持正义,除恶务尽。

什么妖怪值得这么大书特书,到底什么来头,又是怎样地可怕呢?《西游记》第三十五回,太上老君道出两个童子来历“那两个怪:一个是我看金炉的童子,一个是我看银炉的童子。”大圣道:“你这老官儿,着实无礼,纵放家属为邪,该问个钤束不严的罪名。”老君道:“不干我事,不可错怪了人。此乃海上菩萨问我借了三次,送他在此托化妖魔,看你师徒可有真心往西去也。”《西游记》第三十六回这样写道:“却说孙行者按落云头,对师父备言菩萨借童子、老君收去宝贝之事。三藏称谢不已,死心塌地,办虔诚,舍命投西。”从老君道出二怪来历再到唐僧“舍命”的反应来看,这一难过不去,真的会有性命之虞。金银二童是菩萨向老君借的,也就相当于说此一难是“上面”商定好了的。真过不去这个坎,管你什么十世修行的好人,那金蝉子怕是只能等到十一世再取真经了。可怜他已经死过九次,不成功还得重来。你说凶险不凶险?这金银二怪是不是最可怕?

      读《西游记》
,我读到了,一个团队要想获取成功,首先要有一个领导者,领导一个奋斗的方向。唐僧便是一个领导者,取经便是他们的理想。其次要有能力,很多时候,成功与否,要看能力如何。很显然,孙悟空是能力强大者。他能上天入地,又有火眼金睛。再次要互相合作,合作实现共赢。在取经途中,唐僧师徒相互合作,唐僧得到了真经,而悟空三人则得以成佛。还有就是要不怕困难,不退缩。就像妖魔鬼怪都阻挡不了唐僧四人西天取经的步伐一样。最后就是要坚持,坚持是成功的一个重要条件。唐僧师徒西天取经用了漫长的十四年,但他们却从没放弃过。做一件事情,恒心是必须要有的。

但同样也反映了作为普通人是深受了专制精神的影响,喜欢用非黑即白的二分思维法来判断价值,对于“不好”的,认为就是应该打“死”,从肉体上消亡它。这是一种道德专制精神的反映。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你和你的敌人是一样的”概括的是多么正确。

张纪中版《西游记》在解读莲花洞之难的时候,干脆打破这盘中之迷。在两小妖失宝物之后,二魔气急败坏要先吃唐僧,被大魔阻止,并说:“只要他们师徒四个说一句不去西天,就任由咱俩或杀或剐。如果不说,那就不能动他。”还说这是它们的师父太上老君的意思。纵观整部《西游记》,上面派下来磨练唐僧师徒的多了去,但真正从根本上能拿捏分寸,明了唐僧肉可不可吃的,只此二怪。

       
我走到梳妆台前,轻轻地将镜子挪到一边。古人云:“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我想,以名著小说为镜,大抵可以更深刻地了解社会吧。记得有人曾说过:小说,即是社会。

唐僧就不一样,他是深得佛家众生平等,不得杀生的真谛的,可以说是整部小说唯一具有宗教精神与情怀的人士。这里不能用自己生命也保不了还要保护妖魔强盗生命这样的实用主义逻辑去下价值判断的。

也就是说,整个取经路上,任你是再本事的妖怪,不管是架上笼屉还是烧开了油锅,都是瞎起哄,吓人玩儿呢,谁也吃不得唐僧肉。取经团队和这个团队背后的力量太强大,没有哪一股力量可与之匹敌。只有这金银二怪,但凡唐僧师徒说个“不(去西天)”字,则尽可大快朵颐。所以《西游记》中最可怕的妖怪当属此二怪。

      我拿起书,继续在《西游记》神幻的世界里遨游。

如果说中国没有宗教的话,可能是不正确的,毕竟中国还有本土的道教,外来的佛教,准宗教的儒家。但是说中国人缺乏宗教精神是大致不会差的。宗教精神有超拔尘世,将人带向神的作用,而在中国,这样的精神却是不曾出现过的。中国的精神总是落实在尘世,拘泥于人迹。当然这些话,只是个大而化之的判断,如果要找出证据来佐证,则要很多的材料来证明之,我也没有这个能力,只好姑且言之,读的人么姑且听之。

站在唐僧的角度上看,这金银二怪也是最可怕。西天取经几乎可以说是唐僧存在的全部意义。有一个成语叫“哀莫大于心死”,让唐僧死了取经的心,等于是要了唐僧的命。这金银二怪,从生命的最底线、最基础,也就是心上动刀,这样的妖怪当然是最可怕的了。

       

所以唐僧的痛苦就在于虽然收了三个徒弟,却并不具有礼佛的精神,而仍是世俗中人。他的宗教情怀不但不能为众多的观众理解,而且不能为自己的徒弟理解。不能被悟空理解倒也罢了,还要依赖悟空等人的护佑才能到西天取经,也就是说是用反佛的手段去求取佛经,这对一个有着坚定宗教信仰的人来说是何其痛苦的事?现实中的矛盾也在于此,宗教只能在信仰领域安顿人的灵魂,却对现实不能有切实的改变。

站在现实的角度看,莲花洞一难对我们也有教育意义。我们现在其实也面临着和唐僧相似的问题。现实版的“金银二怪”(
$、¥……),正在从道德的最底线瓦解生命存在的意义,甚至有人已经将此“二怪”当成了终极信仰。扪心自问,如今谁还在遥望远方和诗?谁还在坚守着理想、希望和信仰?有多少人被这“金银二怪”(
$、¥……)搅扰得方寸大乱,方向已迷?当我们踏破最后的底线,到时,人类岂不危矣!

       

好在唐僧不是个目的论者,为了一个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行事那就成了政客,而不是宗教徒了,唐僧由此反而成了整部小说中最大的亮色,他是一个有真正宗教精神的人。

已在个人公众号:zzhjls上发布。

       

无论哪一种宗教,无论具有多么荒唐的内容及不切实际的幻想,但它所追求的最高目标都是至善至德,它指引着人逐渐向神性靠拢,而不是向威权(既包括统治者的政治高压也包含大众的“正义”情绪)屈服。

     

西方人认为:宗教价值是建立在这样一种事实上的,生命的所有其他价值都是和生命总的、整体的意义相联系的。这个意义是什么呢?这种意义就在于道德的价值,在于灵魂真正的价值命运。这一最高价值超越了空间、时间及物质,这是整个生存的造化,是宇宙意义上的专注,是履行义务的心满意足。

       

宗教的道德感召作用,是任何其他世俗的道德所无法替代的。虽然唐僧的众生平等、不得杀生的观念在小说中看起是多么的愚昧不堪,却是万古长夜的一盏明灯,它召唤的自由平等精神在经历了几百年的寂寞之后,终于得到了现代人的热烈回应。

       

唐僧的痛苦在当时是注定的,可惜的是他的痛苦在当下虽然有所减轻,但还将继续。

2008/03/0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