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这部剧,本没兴趣,认为是潜伏的翻版,在开头品头论足,寻找两部剧的共同点和这部剧牵强的地方。但是越看到结局越是目光紧随,畅快至极。剧情紧紧相扣,结局波澜起伏,演员的入木演技暂且不提,但是在这部剧中我看到了人性的光芒。特别是大结局,刘新杰出现时,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大浦和佩林的喜悦,老谭的深沉的眼底盛满了感情。其实每一个人已经都清楚卧底到底是谁,愿意相信或不愿意相信也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时局;和每个人心中隐藏的光芒已经显露。心思缜密的老谭是心甘情愿的走进段海平为他设计的棋局当中,这才有了段海平墓前老谭与新杰的谈话。

365bet官网 ,第一遍看时写的评论,侧重于情节上逆转太大。这次看,依然是个问题。但从情绪上,我认为他表现了一种到现在都无法解开的心结。而且以后很多年恐怕也很难解开。

(一)
《黎明之前》看得很过瘾,好久没这么酣畅淋漓享受到好剧的滋味。可是,品味之后,你是否会觉得结局有些费解,是否会质疑主角的翻盘太过突兀?水手真的骗倒了老谭吗?刘新杰与谭忠恕最后的谈话有什么不寻常的意味?编剧牺牲逻辑的严密,是否只为结局的出人意料?

    作为军人,老谭和新杰无数次的回忆起当初被人从死人堆里挖出来,那是怎样一份生死与共。在处决26为政治犯的时候,他内心不断的经历挣扎,已经开始动摇心中的信仰,他认为这件事很脏!甚至老齐也说:太没人性!国民党并不是灭绝人性的恶魔,他们同样是抗日中走过来的英雄,却兼受着对青天白日这面党旗忠诚的考验,与良心上的质问。面对国民党内的政治纠纷,与党内腐败不堪的局面,面对兄弟互相猜忌。信仰不断受到心中的质疑,内心看不到曙光。老谭累了。。。他丧失了斗志,面容消瘦,意志消沉,选择沉睡。
 
    但是段海平的自投罗网,不但把新杰推到悬崖的边缘,也将老谭推到悬崖的边缘,面对信仰的考验,面对即将掉进悬崖的兄弟,他不断地怀疑自己,怀疑对刘新杰的怀疑。他迟迟不愿意结案,甚至通缉也要私密,要讲究分寸。他不想伤害他的兄弟,因为他已经没有了信仰,他多么想念他的家人,还有这个和家人一样兄弟,新杰。直到欧阳次长来搅局,李伯涵野心的暴露。使得老谭对国民党政权彻底失望,他被革职,被监控,这一切印证了段海平与他的谈话。他只是一个军人,不是一个政客,而最终一切将掌握在政客手中。他心甘情愿的进入了段海平的棋局。为了新杰的兄弟之情,为了给家人一个交代,也为了段海平这个令人敬佩的敌人,更是为了他心中丧失了的信仰。这个信仰不再是党派,国民党与共产党,亦或是国民党内部的党派之争,而是国家和民族。

剧中谭忠恕显然是个极其重要的人物,甚至这部片他根本不是什么谍战片,而是一部讲兄弟情的剧情片,只不过身份背景设定放在了49前夕。谭忠恕对刘新杰的感情很深,超过刘新杰对他的感情。工作的要求,使他不得不对每个人都保持警惕,这是他高素质职业精神的体现。但感情上,他又自觉不自觉的一次次想推翻自己对刘新杰的怀疑。

如果你认可剧情的精妙,就会很难相信:水手以生命设局,只为一场欺骗;老谭明察秋毫,会在最接近真相的地方溃败;刘新杰决然留下,任凭老谭以半生自由偿付对自己的错判。正方战胜反方这样一个结局难道就是如此错综剧情给我们的简单交代?

    最终老谭与新杰在段海平的坟前行军礼的时候,我泪水满溢,军礼是最崇高的礼仪,最终它没有国别,不分党派,仅仅是军人最崇高的敬意,有心而发。新杰是有信仰的,他选择了另一条路。而老谭,他在寻找信仰的路上。。。

另一方面,水手都说他是个军人而不是政客,而军人的天性是服从,政客的本质则是见风使舵。按理说军人的这种天性对抓间谍这种事是应该能很好执行的,可问题出在了谭忠恕对信仰的缺失。没有了信仰,服从也就无所寄托无以为继了。

整部剧,就象编导摆出的一副珍珑棋局,让观众去自行破解。仿如《毒巧克力案》的多重解答,又似《罗生门》多版本讲叙,《黎明之前》的创作者,以开放的心态,为观众提供了很多扇门,你选择走进的门不同,你可以得到的故事,便将以不同的面貌呈现。

    沙扬娜拉,是新杰经常说的告别语。在岔路口,老谭轻轻的说了这唯一的一次:沙扬娜拉。。。那永别的话语。。。

有了上面感性和理性的铺垫,谭忠恕才变成一个活生生的人。在我看来,这样的人才是有血有肉的真实的人。或许当时的共产党的确像打了鸡血一样拥有坚定的信仰,一如片中的水手及其组织成员。但我只能对谭忠恕产生共鸣。当他得知刘新杰是卧底时,整个人几乎都处在失重的状态下。心中空了,过往和刘新杰经历的一切生死攸关反而让他觉得是那样的陌生。这种感情上的巨大落差同样在出现在当顾晔佳得知刘新杰就是自己的同志时。在这样的艰难危险的环境下,自己喜欢的人,自己最捉摸不透的人,居然还是自己人。这种类似失而复得却又要复杂的多的感情正好和谭忠恕的得而复失形成鲜明对比,顾晔佳有多高兴谭忠恕就有多失落。

也许解开这副棋局,并不需要高深的棋力,需要的,只是多一些对人性的理解和思考。当你恍然大悟的那一刻,才会发现,这方寸之间,是如此奇诡高绝,让人赞叹,更可以久久回味。

沙扬娜拉,我的家人。。。
沙扬娜拉,我的兄弟。。。
沙扬娜拉,我的国家。。。

我觉得谭忠恕是知道刘新杰是卧底的,他业务那么精熟,不可能分析不出来。之所以要诬陷李伯涵,还是要给自己和家人一个交待。在这点上,齐佩林和孙大浦因为一直很刘新杰关系好,也不愿意相信他是卧底。私人感情再加上对信仰的缺失,促成了对刘新杰的放虎归山。最后一幕,谭忠恕和刘新杰同时向水手的墓碑致敬。刘新杰心里肯定是为了革命同志,而谭忠恕,才是真正的君子。对自己的敌人,对这样一个令自己钦佩的人,说出民族和国家会记得你。可见,在谭忠恕心中,不管战争谁输谁赢,不管谁当政,中国民族和国家的和平强大才是真正有意义的。在当时,国民党即将放弃大陆,共产党接替政权。和平年代的人们会记得这些无名英雄。

这是一部有缜密剧情有出色演员有动人情感的精彩剧集,但真正的好剧,似乎还应该让人多一些思索和回味。总觉得在那些五彩斑斓之后,还有一个创作者想要告诉我们的核心内涵,是什么呢?

我们各自走向信仰的道路。。。
你追寻你的光芒,走向你的黎明。。。
我依然在黑暗中,寻找我的方向。。。

在十字路口,谭忠恕知道刘新杰会选择离开,因为他从来就不属于自己的阵营。可他自己呢?信仰不在后,去台湾不过是因为家人的羁绊。可以说,谭忠恕是在对刘新杰的兄弟情义下,牺牲自己成全了刘新杰。潜伏里面,最后孙红雷为了继续潜伏而永远和自己的妻小分开。但谭忠恕可是国民党啊,他在兄弟情和党国情之间选择了兄弟,出于私人感情同时还出于对无关乎党派的理想的执着和信仰的失落,这可又是一种怎样的揪心和无奈啊。

整理一下思路,会发现黎明前,是一部结构奇妙的谍战剧。夺取木马计划,寻找卧底,这些都是通常的桥段,与众不同之处在于,连接和推动整个故事的那条主线非常特别。作为整剧的核心人物刘新杰,他的被怀疑和被开脱,正是故事的主线。

剧中没有继续49以后双方各自的故事,仅以寥寥数行文字带过。想当年有多少这样的国民党人从大陆去到了台湾,又有多少人即便没有受到软禁和审查也在眷村过着越来越没有盼头的日子?故乡已经回不去了。几十年过去事到如今两岸的发展差别如此之大,同是炎黄子孙该怎样面对这样一个现实的格局?关于中国和台湾,将来会有怎样的发展,两边的人民又会怎样互相看待?

这一点太奇诡也太大胆了,之前所看的同类剧,都在小心翼翼让主角游离于怀疑之外,而主角一旦陷入怀疑,剧情也将进入死胡同,难以为继。可是黎明前却打破一切常规,在开篇就将刘新杰扔进了被怀疑的旋涡,从那时起,他的脚下仿佛装置了随时引爆的炸弹,又似在刀锋行走、奔跑,让剧情如绷紧的弓弦,时刻给人长箭破空的危机感。

刘新杰,恐怕这个心结是永远的留下了。

刘新杰的身份暴露是导火索,没有秦天佑的指认事件,就不会有9月16日的刺杀行动,就不会有电话,有枪伤,没有八局的内部调查,故事就没有办法铺展开来,所有精妙的推理细节,令人赞叹的绝妙设计都无从施展。刘新杰不陷于怀疑,水手那场自杀式的迷局根本没法设计。所以,电话证据指向刘新杰是必需的,枪伤也是必需的,这二个证据被八局的人揭露更是必需的。当一切证据确凿无疑的指向刘新杰,观众的悬疑被引至高点,直到最后石破天惊的解答,以我方“惨胜”给出了最圆满和最沉痛的答案。整部剧的结构都是在置刘新杰于死地而后生,以他的被怀疑开始,以他的被开脱结束。

经过一番抽丝剥茧,当剧情的脉络终于呈现在眼前,可以发现最后帮助正方取胜的,不仅是智慧,更是信念。从智慧来看,正反双方无论大BOSS老谭和水手,还是大将军刘齐孙李等人,均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剧情伊始,双方都为信念打拼,殚精竭虑,力求战胜对手。随着局势的发展,特别是曲笔描绘的国民党政坛的昏暗,让老谭这些良将渐渐灰心,丧失了信心。要知道,他们也是爱国的,剧中虽未正面描写,但多次提到谭和刘在57师打到只剩几百人,从死人堆里逃生的往事。他们当年打的正是保家卫国的正义战争,那些出生入死的事例让老谭多么引以为荣!他曾以为青天白日旗下是他值得守护的信念,但事实一次次打击了他。可以看到,谭在剧中精神状态的变化,开始他充满斗志,渐渐的,面容越来越消沉,身影越来越沉重。当你为之奋斗的事业失去了意义,那忠诚还有必要坚守吗?我始终相信,老谭在帮刘新杰开脱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他是真正的卧底了。很多地方都在暗示这点,谭忠恕送走家人后的独白,最后分析案情时的神情,都能看出他与之前真正想抓出卧底时心态的不同。他不仅不打算揭露刘,更决心亲手摧毁木马计划,而要不露痕迹的办到这点,嫁祸李伯涵,开脱刘新杰就是最佳方案。

如果不是从那时起老谭就明了刘的身份,如果他不是主动配合了水手的设计,那水手临终前和他的交谈,以及刘新杰和他在水手墓前最后的交谈就都失去了意义。谭忠恕,始终不是被打败的对手,他是被赢得的对手。

如果没有看清这一点,可能会产生疑惑,觉得国民党更为重情,而共产党更重信仰。认为以谭为代表的国民党放弃了信仰成就了兄弟情,而水手和刘新杰以牺牲一切换取了信仰的胜利。我觉得这并不是创作者要表达的本意。在这二个问题上,正反双方是一样的坚守,也是一样的重情。当信仰无比崇高,就值得为它牺牲一切,这是水手和刘新杰的选择。当旧的信仰坍塌,至少还有一份真正的情义值得守护,这正是谭忠恕的选择。

水手指认刘新杰后,谭忠恕没有想到痛苦如此难以承受,又失去了信念的支撑,他再也没有大义灭亲的勇气,经过复杂的心路历程,最终,他配合水手完成了整个计划,成就了水手和刘新杰们的信仰。

谭忠恕一度失去了生命的方向,但在水手墓前,那份沉静和淡然的态度表明,他也已经找到了可以继续活下去的信念,那就是国家和民族。木马计划被摧毁,意味着这个民族这个国家可以少经受一些磨难,这就是他涅盘重生的信仰。他最后所做的,已经不仅仅是为了成就刘新杰,更是成就了他自己。即使从此远去相隔千里,他们的心,终于再一次靠近。

又想起董乾坤,那个富有意味的绿色铁皮小盒子,总觉得意义并不仅仅用以确认董的真实身份。一个小铁皮盒,同样勾起了谭忠恕对那场战争的回忆。是啊,回首望去,在那场战争中,无论国MD还是共!党,所有的中国人都在一起,流过泪,流过血,共同守护过那片值得热爱的土地。这片土地,就是他们最终而永恒的信仰!

(二)
人性本来就是复杂的,很难以善恶来一字定论。谭忠恕、齐佩林这些人,不能说是好人,他们手上都沾过烈士的血,但也不能说他们就是坏人,我倒觉得他们比较象是“性情中人”。心中有一定的良知,对人有真情,在没有外力干预下,他们不会主动去做违背人性的事,老谭就不用说了,齐佩林看到刘新杰兴高采烈的设计弄死26人犯时,也说了句,你小子不怕遭报应啊?有良知,有人性,就有可能去做一些让人觉得内心温暖的事。

虽然有主观向善的心理因子,但一件事指向一个结果,不可能由某个人的意旨决定,就连老M子这样超绝的人物,也无法控制自己发动的一场运动的走向。一出出人间悲喜剧,正象紫霞说的那句箴言:我猜到了这开头,猜不到结局……

如果没有次长和李伯涵那一出闹剧,我想老谭仍然不得不处死刘新杰,且他也的确发出了处决令。那毕竟是他的职责,不到极端状况,他也不会轻易做大侠,救刘新杰于水火。他一直想开脱刘新杰,但落实到行动上,需要充分的理由,也需要助力。李伯涵做的事,成了压垮他政治立场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他采取行动的理由,而助力来自于相对单纯真心相信刘新杰的孙大浦,以及出于政治需要必需打垮李伯涵的齐佩林。

所以,刘新杰的被开脱,有老谭的主观意愿,有欧阳及李伯涵造成的局面,有齐佩林的政治投机,也有刘新杰精明干练为自己赢得的人脉和机缘。这一切汇集在一起,形成一股力量,将本该被卷入可怕旋涡的刘新杰,托举上了安全的彼岸。

这个故事,真如某位TX所说,是一个缩影,黎明之前的中国政治命运,在这个故事背后隐隐再现。GD在中国大陆取得的胜利,也是多种力量形成的结果,有人性的力量,信仰的力量,更有深层次世界政治大格局的影响。

中国的历史,是长长长长的政治斗争史,卷帙浩繁的文学影视作品中,展现给观众太多的权术阴谋,可是中国人,对于人性善的描写和赞美反而是苍白的。世界电影史上,不论是欧州艺术电影,还是好莱坞情节剧,历来都不乏探讨美好人性的佳作。象《辛德勒名单》《美丽人生》《钢琴师》无不在反思战争的同时,歌颂人性的真善美,而中国,为什么没有这样的伟大剧作?满目所见,只有丑恶的斗争,勾心斗角的阴谋。所以一部《士兵突击》能让广大群众如此热爱到了激情洋溢的程度,可见,对于反映这种“清洁的精神”的影视作品,稀缺到了什么程度。

也许权谋斗争也是《黎明之前》的一个主要部分,可我仍不愿意相信这一点是本剧的主题,我更愿意去感受在这部作品中静静释放的,一种较为纯净的人性光辉。在纷繁乱世中,人的命运,只如沧海一粟,浮沉难定。在莫测的世事之中,或许只有那一抹精神上的温暖,值得人思索和回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