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部逻辑推理很强的谍战剧,好的方面大家都说了,就来说说其中逻辑上有些疑惑的地方吧:
1、丁三第一次出场的时候,字幕显示是共产党,感觉应该是字幕出现了错误,情节当中完全没有体现出丁三是共产党。
2、在第22集,孙大普查出电话是打进刘新杰家的,其实就已经意味着刘新杰是内奸了,前期的调查分析也多次提到追查出电话打到哪里是最直接的指向内奸的渠道,刘新杰说接电话的人是马蔚然实在是站不住脚的,这和接电话的人是谁没有关系。
3、马蔚然出逃之后,既然怀疑马蔚然不是要找的那个内奸,而当初排查内部人员身上伤口的工作是由马蔚然一个人做的,就应该得出一个结论:当初身上有枪伤的那个人要么就是马蔚然本人,要么就是被马蔚然隐瞒了另外一个人,在马蔚然出逃之后就应该重新排查。
4、如何处决26名政治犯的情节也很让人难以理解,在监狱的时候,记者是被挡在监狱外面的,完全可以在牢房里面秘密处决,运尸体出去,或者是晚上处决,或者是拉活人到墓地去处决。在运输的过程中熏死的方法实在是有些牵强。中途跟随的车辆被半路出现的车辆横档,使得运输车辆消失,随后又发现一辆同样外形的运输车,这本身就是巨大的疑点了,覃忠恕对此居然没有丝毫的怀疑。

#电视剧《黎明之前》#

之前特别喜欢《潜伏》,前前后后加起来差不多看了有四五遍,应该算除了《西游记》外看的最多的国产剧了。直到后来我发现了这部《黎明之前》,才在心里为《潜伏》找到了对手。真不是所有的“谍战剧”都能叫谍战剧的,而《黎明之前》当真可算得国产谍战剧的标杆,当然这只是就情节而言,对于历史背景的暗示和铺设,它自然是比不上《北平无战事》这样的剧的。但是,如果我只是想看一个好故事,那么我就能接受“从前,有一个谁。。。”这样的开场。
《潜伏》和《黎明之前》虽同样优秀,但风格迥异。《潜伏》人物形象塑造得特别饱满,最爱的站长,nili达康书记陆桥山,wuli祖峰叔,还有翠平啊廖三民啊谢若林啊,人物形象都特别鲜活。但是最直观的感受,或者说最深的印象就是,余则成的高智商,心思缜密,计划周详,所有人都玩不过他一个,看得解气,时不时还热血沸腾一把,这是它让人觉得津津有味之处。而《黎明之前》给人的感觉则更“写实”一些,在国共特工的轮番较量中,各有输赢,甚至结局之前刘新杰和水手好像在节节败退,刘新杰这个卧底似乎不如余则成那样有价值,当然正是这些铺垫使得结局的翻盘更精彩了些,但《黎明之前》绝不是低级版的《潜伏》,它的光彩被《潜伏》掩盖了一部分着实可惜,它有太多属于自己的精彩之处。
首先,最打动我的是八局的同事们对刘新杰的情义,特殊时期国共两党有多针锋相对在随便一部相同题材的电视剧中就可见一斑,这种情义在我们已知刘新杰是卧底的情形下就格外珍贵。先说谭忠恕吧,黄埔出身、上过战场的他总是用“军人”来自我定位,能力强,作风硬。他以为他的信念坚不可摧,即使信念稍有“松懈”,他还是会以军人的要求来自我鞭策。剧中一条暗线——“上峰”对第八局的态度,也就是谭忠恕信仰坍塌的线索。从汽车爆炸时关于裁撤第八局的传言,到处决26个中共犯人时“等着他们出错”的各种差使,到最后所谓欧阳次长的接管,这些稻草一点点叠放在谭忠恕的信仰之上,以致一切尘埃落定,在水手墓前的他说出了“对于这一切,我已经没有了信念”。谭忠恕把刘新杰看作亲人,对于他可能的背叛,他更多得是害怕。假设水手的计划失败,我相信以谭忠恕的人设还是会处决刘新杰,即使他并不情愿,他也会这样做。因为他是军人,他不能容忍自己任由所谓“背叛”的苗头滋长,正因如此,余则成可以顺理成章地“弃暗投明”,谭忠恕却没有。谭忠恕最后说“我知道你有信念”,不知道编剧和导演的真实用意是什么,但作为观众,我们都相信,精干如他,一定早已洞悉这信念是关于谁的。谭忠恕是否心甘情愿地走进水手的圈套我们无从得知,但他一定知道这对你两人而言是最好的结局。“刘新杰和谭忠恕这一对兄弟,这一生再也没有见过面”,这一句好心酸,谭对刘真的很好,即使身处异地,他们也一定会时常想到对方。
八局的其他几个处长,形象同样很饱满。先说齐佩林、孙大浦,首先能力都很强,其次。。。很可爱。最后的翻盘他俩绝对功不可没。孙大浦把电话查到刘新杰家时,很多人觉得刘新杰的辩解太牵强。但其实这应该是刘新杰在危急关头所能想到的最好的辩解,看似无力,但正是由于无法验证的可能性,任谁都不能直接盖棺定论,正如大浦所说“这是有可能的啊!”自己保持冷静,对方就会不坚定,三人的情义同样在这时发挥了作用,孙、齐二人首先会在心理上为刘新杰脱罪,这是刘新杰的高明之处。有时真的会恍惚觉得,三个人这样插科打诨,真得挺动人的。
莫名特别喜欢马蔚然,这个“人畜无害”的老好人不触及核心秘密,是刘新杰唯一可能的突破口。他的出逃是剧情发展的关键,让刘新杰在必要的时候“甩锅”以自保。
李伯涵就相当于李涯,但他不如李涯,李涯一切为了信仰,李伯涵更多地可能为求上位。每部谍战剧的卧底身边一定有这样一个人,追着主角对其制造威胁,制造紧张感和戏剧冲突感,但他最后也一定会为真正的卧底背锅。
另外,还值得一提得就是编剧的缜密了。首先,八局这边,一份烧毁的口供可以提供若干条线索,让他们将水手的地下组织打击得分崩离析,真是相当厉害了,这种事在其他剧里只会发生在共产党身上啊。他们对各种细节的分析、追踪和判断,仿佛揭开了原本面纱之下谍战该有的面貌,真的很过瘾。水手组织虽然被第八局打击得节节败退,但整个组织运作之周密,成员专业素养之高,就真的是一支“地下军队”,他们的严密超出了我的想象。最后就是水手了,我一直坚信水手自有过人之处,才能成为这样一个组织的精神核心,最后他的谋算、对对手的心理的了如指掌,以及他的义无反顾,果然都没有让我失望。
即使看到第二遍,还是哭了很多次。印象最深的就是军师牺牲的时候,水手和刘新杰在监听之下强忍悲痛洒下送走他的酒,那是两个打不垮的英雄最软弱的时刻。水手说“我希望被埋在一个有风景的地方,我的墓碑上不必刻下名字”,可是“水手”的有字碑在我们每个人心里。
希望水手,军师,阿九,顾晔佳都梦到过现在的世界,真的变成了你们畅想过的样子。
不过这部剧最大的败笔就是分分钟让人出戏的各种配角们,这一点我觉得还是《胭脂》更用心些,比如同是旅馆老板,群演可还真不是同一水平的。。
此外,想告诉那些觉得水手的计划太牵强的人,你看的就是书,你还嫌巧合太多吗?

#孙大浦怀疑刘新杰#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德姑家的苔丝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刘新杰皮,原剧向,误差请海涵#

#自戏3,名朋戏或文8#

【向平常一样回到家,低着头推开门后,抬头看见一把枪的枪口正对着自己,居然是孙大浦出现在对面的沙发上,眼瞅着拿枪的人也正是他,心里有些发慌和莫名其妙的感觉。】大浦,你这是做什么?

别动!【见孙大浦把枪往前抖挪了一下,自己将门缓缓关上,往房间内走了两步,听到孙大浦继续以命令的口吻朝自己喊】往后站,转过去!

大浦…

转过去!【两秒后,双手突然被大浦用手铐铐住,和孙大浦僵持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一直保持沉默,没有告诉自己这样做的理由,自己只好坐在椅背上继续和他僵持,突然,齐佩林推门而入,他见到孙大浦拿枪正指向自己,惊讶不已】大浦,你干嘛拿枪指着新杰?【只见孙大浦看了一眼齐佩林后,他继续用枪朝着自己,使劲地将自己拽进对面的洗手间。听到外面两个人开始交谈起来】我查到了钱宇的那个分机号98266,它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新杰的。

你不是说查不出来吗?

是,一开始,钱宇的电话打到了中转站,而中转站往外打的那条线又被人给破坏了,我就没法往下查了。但李伯涵的话提醒了我。

谁?

李伯涵,是他告诉我既然不能顺向追踪,为什么不逆查呢?钱宇出事时,没有任何电话打向马蔚然,我接着一个一个排除。

你都查了谁?

你,处长,李伯涵,刘新杰。最后,其他的都排除了,只剩下新杰。

【使出力气打开着后面的手铐,听到齐佩林难以置信的语气】你反复核对了吗?会不会是哪个环节出错了?

【又听见孙大浦的语气很坚定】不会,我反复查了很多遍,就是打给新杰的。【将手铐松开了,冲出了洗手间,右手掏出手枪对准齐佩林】别动!【见到背靠自己的齐佩林转过身来,威胁道】把枪掏出来,…,掏出来!【瞅着齐佩林配合地把枪放在茶几上,左手拿起他的枪,将手中的两把手枪同时指向二人,甩出刚才的手铐】用这个手铐把你们两个铐在一起,快点。【身体缓缓左移,见二人已被铐住,松了一口气,放心坐在了沙发上,质问孙大浦】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查了钱宇最后一个电话,就是打到你家里的。【故作生气状】打到我家,就一定是我接的吗?钱宇出事那天是九月十六号,而九月十五号晚上我正在马蔚然家里和他喝酒,一直喝到九月十六号凌晨,我喝醉了,怎么可能接电话?又怎么不可能是马蔚然趁我喝醉时到我家里接了电话?【见孙大浦和齐佩林两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他们有些相信自己的话,继续解释】你们和我喝过酒吗?

喝过。

既然喝过,还喝过不止一次,好几次吧。你们说我哪一次不是喝得烂醉如泥,每次还没到十二点我就倒下了。你们怀疑我是共产党,那就是说你们认为除了马蔚然,还有另外的共产党。

对。

那马蔚然到我家里接电话,肯定是为了掩护他的同伙,然后嫁祸于我。

可是这么大的事,我调查马蔚然的时候你怎么不提出来呢?

【向前靠近一步,对着齐佩林发火】你说我刚刚才知道最后一个电话是打到我家里来的,而今天早上你才公布了马蔚然的事情,我现在告诉你晚吗,晚吗?!

end

2017年9月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