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镜第三季第六集

这是我迄今为止除《熔炉》以外喜欢看的第二个韩国片。前提是我看韩国电影真的很少。
有人说,这是《杀人回忆》的意淫。我没有看全《杀手回忆》。但我觉得这比杀人回忆在剧情设计上更有张力。前者我看了一半就不想看了。
只不过《杀人犯》设计的后续情节太多了。快要剧终时秀研和一个遗憾终生的警察的对话,这个是要来点韩式电影特有的煽情戏份?我个人觉得前面已经交代的很清楚再加上这个情节使整个剧情显得比较冗长。复仇者联盟感情戏能不能再饱满一点。能不能放大他们的痛苦。更能体会那种想要复仇急切到骨子里恨到骨子里的快感。
关于影片细节
第一场的打斗戏我个人就很喜欢,看有的豆友说又是俗套的警匪打斗场面。我却觉得有好多细节是很不错的
雨天。人们都撑着伞在湿淋淋阴沉沉的街上急速行走。男主坐在靠窗的桌子边一个人喝着闷酒。如果仔细一点,你就会发现这时男主的脸上有笑面人的伤疤,给他递酒的老板娘脖子上也有一条长长的伤疤。也就是说这是一个隐性的倒叙。男主一个人喝闷酒。因为一直让杀人狂逍遥法外。后接在很久以前,警察追捕凶手到这个饭店里,一起从玻璃窗扑进来。迁出整个故事情节。
关于影片小高潮
几乎每一场都有一个小高潮。第一场警察和真正的凶手的搏斗。凶手从高楼跃下,扑到一块灯箱牌上,灯箱牌掉了下去,却偏偏没有砸到凶手,凶手从现场逃逸。留下黑红色的血迹。暗示着他已经伤的不轻,很可能逃之夭夭。却在后场干过持枪警察。并把他的脸画花。还警告他以后惹事就埋了他老娘。
警察正吃炸酱面。作者过来,在他的耳边假装私语,什么话都没有说,警察问正要离去的作者,吃午饭了吗?抓起炸酱面直接糊到对方的脸上。
复仇者联盟出动,又通知了警官。作家身手不错,幸亏没被箭射死。
知名综艺的二人谈话时,接到了真正凶手的现场电话。
关于影片的转场
《我是杀人犯》里有好几处的转场我大爱。
一是男主在警察院接到凶手的电话,在凶手说完秀研还没有死,男主暴怒把手机摔倒玻璃墙上,下一个镜头接的就是电视台导演用手机在联系人的画面。二是《我是杀人犯》的图书发布会上,各路记者得到消息,纷纷前来写新闻。媒体台上坐的全是带着笔记本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的记者。笔记本镜头向后移,直接切到老百姓坐在网吧的电脑前像天朝子民等着放火车票和大学生守着时间抢课一样抢杀人犯的书。三是最后一场,秀研的母亲来接男主出狱,穿着白色的衣服,就像秀研失踪时穿的外套。镜头模糊,变成秀研的脸。接男主角脸部大特写,镜头再变成一个中景。这时复仇者联盟的人全部出现,镜头慢慢由中景变为全景。把所有的人都框了进来。

花了两天的时间看完了保罗-范霍文的《本能》,其实是奔着堪称影史上的那个女双性恋受审的经典镜头去的,但这实在不是一个适合女孩子看的电影。
首先,我想说这个故事实在是漏洞百出,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第一个镜头里展现的那种杀人方式是不可能不留下丝毫证据的:现场不可能完全没有残留那女人的一丝头发,从死尸阴部残留的女性分泌物中可以测出那女人的DNA,尸体身上、床单上、丝巾上都残留有指纹,况且那女人也浑身溅满了死者的血液。
但是无论如何,既然已经看完了,还是忍不住去想一个问题:凶手是谁?
影片的开始,无论是电影主角还是广大观众恐怕都会认定凯瑟琳-楚梅是凶手——那一头淡金色的头发能骗得了谁呢?但是随着剧情的发展,神秘的真相慢慢浮出水面,最后却是以心理医生贝丝-加纳的重重罪证终结。而当影片里的众人心满意足地散去之后,最后一个镜头中凯瑟琳床下的那把冰锥却令人无比纠结。到底谁是凶手,是危险神秘的美女作家还是看似正派的心理医生?
凯瑟琳的高超之处在于她能在所有人都怀疑她、所有不利的证据都指向她的情形下扭转乾坤,而她这么做的手段就是大胆的自我暴露——不光是指肉体上的,更是心理上的。毕竟,谁会相信有人会先写一本描写某摇滚歌手被其女友杀害的小说,然后完全遵照小说中的杀人手法去杀害一个摇滚歌手?这种自我暴露使警察们打消了对凯瑟琳的怀疑,因为当一个无比复杂的谜题呈现出一个简单至极的答案时,人们总是会对这个答案产生极大的怀疑,认为它是不正确的。正如凯瑟琳所说:我可没那么傻。
但是这种暴露却恰恰是凯瑟琳的自我掩护,正如她对警探尼克-卡伦所说,她的下一本书的内容讲的是一位警探爱上了一个他不该爱的女人,最后被这个女人杀死了。尼克一开始只是把这当作一个玩笑:不会有人在杀人之前预先通告被杀者将要发生的一切。而这种带有神秘意味的挑衅也使凯瑟琳显示出不可抗拒的魅力,相比之下同样漂亮却“正派”、“无辜”,宣称自己不是凶手的心理医生贝丝却显得略逊一筹。
凯瑟琳身边聚集的都是一些心理扭曲的人物,比如十六岁杀死自己两个弟弟的洛茜,比如杀死自己丈夫和孩子后笑容满面的艾索,而她的下一个目标是尼克-卡伦:吸毒酗酒后开枪打死两名观光客,妻子因此自杀的内心纠结不已的警探。正是这种表面看似和常人别无二致,实则却有着不可告人的可怕过去的心理扭曲者,才使得深谙心理学的凯瑟琳得以趁虚而入,控制他们的内心世界。面对尼克,凯瑟琳一方面挑衅似地暴露自己一切可能成为凶手的嫌疑,而在尼克对她的追查中又看似无意地透露出一些信息,每一个这种信息的背后都显示出凶手不是凯瑟琳,而是另有其人。与此同时,她又利用自身的美貌勾引尼克,使他和周围值得信任的人疏远起来。尼克在凯瑟琳精心编织的肉欲和心理的网里越陷越深,直至最后把凯瑟琳的话当作不可推翻的证据,而对其他人的劝告熟视无睹。
假如一直这样下去的话,尼克真的会成为凯瑟琳的刀下鬼,但问题在于,他对凯瑟琳付出了真正的爱情,而这也是造成洛茜疯狂举动的直接原因。洛茜看惯了凯瑟琳跟别的男人做爱,并以此为有趣。但是在尼克身上,她看到了从未在别的男人身上见到的对凯瑟琳的真爱,而凯瑟琳对此似乎也有所回应,这一切使她嫉恨不已。她试图开车撞死尼克,却不慎摔下陡坡毙命。
洛茜的死使凯瑟琳不知所措:洛茜是唯一不在她计划中的死者。她第一次显示出脆弱的一面,表露出了一丝真实的感情,而这种真情又使得尼克对她更加珍爱和信任。眼看着局势正开始变得脱离自己的掌控,凯瑟琳抛出了杀手锏。她看似随意地提到一个和她有过一夜情的女人,从而把所有的矛头指向了心理医生贝丝-加纳。
为什么我认定贝丝-加纳不可能是凶手?首先,凯瑟琳在提到贝丝原名的时候一开始说的是丽莎-欧伯曼,当尼克回来找她说查无此人时,她又改口说是丽莎-赫伯曼。她故意装作无辜地好似无意间提起贝丝,实际上却是在诱使尼克进行追查。尼克闯进贝丝的家想一探究竟,当时房门没有关,假如贝丝是凶手且证据都隐藏在自己家里的话,她绝不会如此大意地让人随意出入。同时,贝丝坏掉的房门也证明无论谁都有可能把那些所谓的“证物”栽赃给她。凯瑟琳又提出曾经向校园警方控告过贝丝的说辞,但是当时的文件早已被尼尔森警探提取走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尼尔森会被杀——他知道得太多了。尼尔森早在一年前就调查过贝丝丈夫死亡的案件,并且了解到了一些关于贝丝与凯瑟琳有染的传言。假如他当时就掌握了贝丝杀人的证据,贝丝又何必非等到一年之后再下手?实际情况很可能是他通过对贝丝的调查查出了凯瑟琳这个人物,从而开始了对她的追查。他对尼克大喊:“你完了,你玩完了!”是因为他对凯瑟琳是个什么人已经心里有数,尼克一旦与她搅在一起,肯定没有好下场。
真正决定性的证据在于凯瑟琳刚刚完成的书稿,尼克无意间看见了一部分内容。这一段书稿没有中文翻译,才使得跟我一样粗心的人上当受骗。其实这一段书稿露出的部分的中文意思是:/射手冲进/按下按钮/冲上楼梯/他的搭档的尸体/电梯,两腿伸出来/。请注意:当这份书稿出现时,尼克的搭档加斯还没有死。而凯瑟琳为了使一切细节与书稿一致,不仅故意让尼克看到这一段,而且用加斯的尸体挡在电梯门里,使尼克只能走楼梯,从而给了她布置现场和逃跑的时间。当尼克面对加斯的尸体震惊不已时,贝丝的突然出现使得他在惊慌中开了枪。而当他面对奄奄一息的贝丝时,她临终的一句:“我爱你”和她口袋里他的家门钥匙使得他对自己的冲动懊悔不已。他这时显然已经明白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凶手了。
那么尼克为什么不去结果凯瑟琳呢?与曾经最亲密的朋友加斯和情人贝丝相比,如今尼克的心已经被凯瑟琳占据。在正义与情感之间,他踌躇无措。在他内心最乱的时候,凯瑟琳又一次先入为主。听听她所的话吧:我不能对你用情…我不能对…任何人用情…我不想这么做的,我失去了所有的人,我不想失去你!她这时用最终的告白打破了尼克正义感的防线,尼克说:让我们拼命做爱,像老鼠一样幸福地生活下去。尼克在这里提到了“老鼠”,表达了他宁可在罪责与内疚的黑暗里永远隐藏,也要和凯瑟琳厮守在一起。他这时也已经变成了一个心理完全扭曲的人了。凯瑟琳两次试图举起冰锥,却最终也没有刺下去——这两个疯子真的相爱了。

影片采用倒叙,镜头对焦从一位短发女子手中紧握的咖啡转到脸庞,再到她的侧脸。神情焦灼不安,喝下咖啡的时候喉咙咕咚一声。进到房间里,近景,翻开文档,仰拍,说第一次被牵扯进去是十五号,又在要求下把麦克风移近重说了一遍,镜头虽然没有给全景,但是我们可以猜想出是一个比较大的空间。这样严肃的开场让我们很好奇她遭遇了什么。

以后看电影有好的点应该马上记下时间。因为我电脑真的不允许我一秒秒找~呜呜~哭瞎~

故事开始,女主回到家(我也想要这样洋气的房子),却不想做菜,从近景可以看到餐桌还没有收拾,透露出工作的繁忙疲惫。开了电视在沙发上吃薯片,新闻说轮椅殉道者格温·马里布之死引发了公众强烈的愤慨,超过两万民众请愿要求解雇此前写了一篇关于温格·马布里的争议性文章的新闻评论员乔·鲍尔斯。

乔·鲍尔斯走在路上接受着各种异样的目光,但是我们可以看出她还是比较乐观的,意气风发地怼了回去。同时新闻提到了一种叫做人工智能蜂的模拟昆虫无人机,在黑镜中,我们敏锐的小神经可以感受到这个蜜蜂不一般。她在家门口警觉地接了一个蛋糕的快递后回了家,发现蛋糕上写了骂人的话,然而她马上就开吃了(坚强的吃货),虽然他老公心里不是很舒服。

她边听着音乐边喝着小酒儿看笑话似的在看网上越来越多的对她的各种谩骂。镜头不经意地拂过窗边,我们敏锐的小神经又可以发觉窗边有一股神秘力量。

回到女主,电视里在放对说唱歌手塔斯克的采访节目,主持人放了小男孩模仿他的视频,然而他却心直口快地说他跳得不好,应该放弃,还(习以为常地)爆了粗口。

这时女主收到了短信,到了一个案发现场,哦原来她是警察,卡琳·帕克。拒绝了一个采访,哦不是记者,是技术资料中心调来的搭档布鲁·科尔森。尼克·谢尔顿警长也在现场,说是那个人人讨伐的乔·鲍里斯死了。布鲁说,她写的那篇是骗点击的东西,把人们惹恼了,尼克·谢尔顿说她写的文章太可怕了,说连他也签了请愿书。这里我们可以看出这两个人物的性格,布鲁比较理性,能够看出事物本质,尼克比较容易受煽动,受个人情绪影响,这也与后面的剧情发展相符。

近景是喷了一长道血迹的白色墙壁,大家走进屋,乔·鲍里斯仰躺在白色地毯上,白毛衣映衬着鲜红的血色脖子。现场挣扎得很厉害,丈夫胃部被捅一刀送医院了。科技犯罪部的布鲁立马看起了死者的电脑,老司机卡琳关注的是窗户等入口以及监控,还有写着脏话的蛋糕,有经验有条理地吩咐尼克查看监控、蛋糕送检、尸检、询问死者丈夫。尼克临走还白了一眼一直在看电脑的布鲁。

布鲁认为卡琳觉得凶手是丈夫,虽然卡琳没承认,但说是饮酒嗑药家庭纠纷八九不离十。布鲁不会开车,说等无人驾驶变成主流,确实是女极客的风范。在卡琳的要求下上了她的车,布鲁说到调来这里的原因是在数字取证环节中看到太残忍的照片视频,觉得在现场能够阻止和改变。卡琳说她too
young too naive,而布鲁说是卡琳老了,那她们最后是否能阻止呢。

布鲁执着于搜索社交网络上对乔·鲍尔斯的谩骂,觉得凶手不是丈夫,而卡琳觉得她在不务正业,家庭压力一直存在,网络舆论瞬息万变,网络上的不是真的憎恨只是随口一说,夫妻间的恨意真实存在,并且坦言自己离过婚。老司机的话相当有道理,丈夫借机杀人很合适,可以伪造成死者不堪辱骂自杀身亡。

这时丈夫醒了,详细痛苦真实地描述了妻子的离奇自残自杀经过,包括把自己的头往桌子上撞,用玻璃碎片划脑袋,用玻璃割喉等难以想象的常人无法做出的行为,有不知是心痛到无法继续还是在思考说辞的停顿,令人怀疑。卡琳不太相信,觉得丈夫可能说谎,布鲁觉得蛋糕有问题,丈夫的话令人信服看起来不像杀人犯,卡琳说看起来普通也可能是杀人犯,况且蛋糕已经送检,于是带着布鲁去找了寄蛋糕的人,但并不抱有希望,只是觉得死胡同也要走一遍来排除。

啊太长了下次再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