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不拉幾的他如一桿隨時能被折斷的麥稈,說了一句「我陪你去申請家暴令好不好?」母親瞪著她,說了一句「你可不可以不要管那麼多,你今天考幾科?」

〔我生命中的貓(Vie[Les chats de ma])〕

*魔獸*獵人*人類

少年低頭,畏縮著肩膀,不敢看母親臉上淤青。母親在一旁啃著漢堡,雙下巴抖動著說「肚子餓怎麼能跟這個世界戰鬥?」少年低頭,畏縮著肩膀,雙手捧著漢堡

2.“愛貓1號”莫謝特

*架空

沒有人知道他的戰鬥,他像是一隻活在後巷的野貓,偶爾發出一聲尖叫,卻最後只能在後巷的寂靜中消音。母親是他的後巷,是他寂靜,也是他唯一的棲身之所。

真正走進我生命的第一隻貓叫作莫謝特。而且,是一隻母貓,一隻特別的貓。出乎我的意料。當年輕小夥兒初識一位姑娘,萌發好感,漸生情愫,最終以為水到渠成,可以親密無間地在一起時,別急,這還差點火候。兩人之間還差一個步驟——小夥兒必須去結識女孩的親人、閨蜜和死黨,因為,如果你真的想和對方在一起,總有一天,他們也會成為你的親友團。

00.

活得像是後巷的母親,被嫂子們欺負。她們光鮮如主幹道,如購物街,如燈光燦爛的街道。就連她們的孩子也像是馬戲團裡最搶眼的動物明星,而她的孩子是一隻瘦不拉幾的野貓,被抱上桌面時,一時緊張便會失禁。從此,他被稱為「大便男」,也從此逐步掉進「滿級分」的誘惑裡

1963年,我認識妮可。當時的她在聖路易島上經營一家名叫“船頭”的書店。書店很文藝,店裏有一只漂亮的歐洲虎斑貓,機靈又獨立,悠然自得地和妮可及其一家分享著自己的“貓生”,它就是莫謝特。書店的對面,雙橋街和聖路易街交匯的街角,是妮可父母和姨媽開的“運動者之家”咖啡館。莫謝特經常大搖大擺地穿梭於兩店之間。陽光不錯的時候,它喜歡待在書店的玻璃櫥窗後面,在朱利安•格拉克、米歇爾•雷里斯和塞繆爾•貝克特的書上打滾、伸爪。

「救命啊!」

那時他還是貓,還學不會狡猾和殘忍所以,他捧著撿回來的貓咪,溫柔地和媽媽逗弄它們。她是後巷,雖然沒有霓虹燈的點綴。可是,她能夠包容一切流浪的生命,厚厚的雙下巴是一種粗糲的溫柔

大大咧咧的莫謝特在與人類的相處中毫不設防。畫家、雕塑家、歌唱家、戲劇演員、編劇、作家、記者、出版商、未來的出版商……在船頭書店,它坦然接受各路愛書人的愛撫,無論是對經常光顧的熟客,還是首次登門的新人,它都氣定神閑,泰然自若。

昏暗無人的空巷中傳來響徹雲霄的喊聲。

他們是一對彼此依靠的母子。他怎麼都吃不胖,她是手藝很好的小圓媽,圓滾滾的身影總在忙東忙西。他們都在和這個世界戰鬥

閱讀(午睡)時光結束,莫謝特悠然起身,伸個大大的貓式懶腰,決定去對面的咖啡館巡視一下。在那裏,豐盛的貓糧大餐已經為它準備好了。兩店之間是一條單行道,機靈鬼莫謝特知道去咖啡館和回書店的時候,要分別扭頭向相反的方向觀察,好避讓駛來的車輛。

「求救聲?」巷口外,一位黑褐色長髮至腰的少女順著聲源,望向黑漆漆的空巷。

只是這個世界又怎會是吃飽就能挑戰呢?

這是一隻動靜皆宜的貓,咖啡館的喧囂之聲不會干擾到它,吞雲吐霧的顧客也沒有讓它不快,沒有任何事情可以影響到它內心的平和。真是會做生意——和氣生財嘛!如果它覺得還沒有睡飽,便會蜷在櫃檯高處記錄球賽結果的記分牌下面補個覺,順便思攷著:在1960年的法國,生活在聖路易島應該能算得上藝術地生活,生活的藝術了吧。

「救命啊!」聲音再次從空巷中傳出。

總要犧牲一些事情,總要放棄一些事情。於是,他開始虐貓。他抬起頭,站在人群中,閃爍著狡猾的眼神,像是舔著尖牙的野獸。從野貓到嗜血的獸,母親沒想過兒子變成了獸,她只希望少年能夠如動物明星一樣耀眼,像堂哥堂姐那樣。於是,她哭著說「你毒死了阿橘,你讓我靜一靜。」

覺足飯飽,它便心滿意足地穿過馬路,回書店繼續扮演“文藝貓”去了。不過,誰要以為莫謝特是個整天枯卷青燈、閉關修行的苦行僧,那他可就搞錯了。我們的文藝貓同時也是只“市井貓”,它並沒有活在象牙塔中,而是愛著人間煙火,並且深諳入世之道:當店裏生意太忙,主人們無暇給它備餐的時候,莫謝特就會把格拉克、雷裏斯和貝克特丟在一旁,自顧自地穿過街去,上一個好地方串門——妮可一家的好朋友菲兒夫婦在街對面經營的魚店。莫謝特來到店鋪,在貨櫃前東嗅嗅,西聞聞,假裝若無其事的樣子,然後,突然行動,叼起一條魚就走。通常,這家夥會選擇鰻魚。它叼著鰻魚的中間過馬路,魚的頭尾從它的嘴邊長長地垂下來,像是一根平衡杆。它就這樣大大咧咧地招搖過市,回到咖啡館,妮可的父母一看它的滑稽相,又是笑它,又是駡它,接著……還是忍不住溺愛地把鰻魚煮給它吃。菲兒夫婦總是由著莫謝特(事實上也沒別的選擇),他們知道,事後妮可父母一定會提出要為這隻饞貓埋單,但他們總是謝絕,這是兩家人之間的小默契。

少女抵不住好奇心的驅使,獨自一人走進空巷中。少女隨著聲音穿過狹窄的巷道,轉了幾個彎後,她聽到了奇特的聲音。

和世界戰鬥,先要殺死自己

總之,莫謝特就這麽悠哉遊哉地享受它的“貓生”,儼然成為了聖路易島的知名人士。然而,就像所有原住島民一樣,在城市化的大潮之中,它受到了巨大的衝擊——某一天,市政府頒佈了新政策,要改變島上的行車方向,可我們的莫謝特早已習慣過馬路只往另一個方向看了!對於一隻貓咪來說,這簡直是一場改天換地的革命,它的世界一下子錯亂顛倒起來,小轎車、摩托車、大卡車從反方向飛馳而來,讓它無措,讓它茫然。

「咔吱咔吱」

母親發現霓虹燈的美好。她得到了丈夫的回頭,兒子在爺爺的葬禮上能夠作為孝孫發言。於是她忽略自家的貓在一隻隻地消失,屏蔽補習老師的勸告,在考試場地外尋找著打擾她兒子考試的貓咪叫聲。她不知道當貓咪消失時,她和少年已經無法擺脫陰影。

時值“五月風暴”,除了被更改秩序的道路,紛紛擾擾的社會大潮讓人覺得整個世界的秩序似乎也要傾覆了。可憐的莫謝特,它可不是變革派,過街時還在往老方向看!莫謝特小心翼翼地閃躲著,一次次度過生死劫。那段時間,咖啡館、書店和魚店門前的馬路上時常響起刺耳的急剎車聲。最終,它挺過來了,熬過了那一段艱難的適應期。

這聲音聽起來就像是在戲院裡,觀眾在咀嚼著爆米花的聲音。

陽光下的考場外,她發出了一聲慘叫,如同被扼殺的貓咪。而少年在精神崩潰之際,他抱著她,繼而伸手用力試圖扼殺她。和世界戰鬥,一個不小心殺死的除了自己,還有比自己更重要的對方

在書店的二樓,有一間小套房,妮可當時就住在樓上。一般莫謝特會和她一起睡——不少書店的常客或是妮可的朋友都羨慕它的這項待遇。有的時候,這隻貓咪也會在外面過夜,具體去了哪裏?幹了什麼?不得而知。它是在橋下追逐老鼠,還是對著公野貓們媚眼如絲?都不像。它已經絕育了,對貓之風月應該不感興趣。我猜測,它可能只是沿著河岸溜達漫步,尋找一份自由和靜逸——凌晨四五點時,終於可以不用擔心不知從何處竄出的車輛,自由自在地穿行於聖路易街和波旁碼頭之間了!總之,如此隱秘的夜生活只屬於莫謝特自己。當它把格拉克、雷裏斯和貝克特丟在一旁,像獨立的野貓一樣在靜夜中對影徜徉,貓性中神秘的一面便凸顯出來,賦予了它別樣的迷人魅力。

少女隨手拿起根水管,并警惕地趋近幾步。少女靠在巷子的轉角處,伸出半個頭觀察那聲音的源頭。

那些溫柔暴烈,那些懦弱勇敢

那麽,接下來的故事是怎樣的呢?

說時遲,那時快,一個黑影正面撞上了少女。少女順勢跌坐在地上,手上的水管也飛了出去。臉上的痛楚讓她一時無法睜開雙眼。

最後,沒有被殺死的貓咪鈴鐺生下一窩小貓咪

1968年,妮可和我決定步入婚姻的殿堂。我們即將搬去安茹碼頭邊的小套房,開始新的生活。那莫謝特怎麽辦呢?妮可想帶上它一起走,可當時的我似乎並沒有做好從單身生活一躍升級為三口之家的思想準備。對於從沒有和貓咪有過親密接觸的我來說,突然要與貓同居,這是多麼驚人的鉅變!我猶豫了,甚至是怯陣了,妮可便沒有再堅持。如今回憶起來,我當時做得不好,也不對。後來,妮可離開了船頭書店,去阿歇特集團百科全書部工作了,她父母對莫謝特採取了順其自然的照顧方式。貓咪繼續在聖路易街上溜達。妮可每天都去看看它,我也一樣。

当少女再次睜開雙眼時,映入眼簾的則是一位臉上鮮血淋漓的小女孩。豆大的淚珠從小女孩的眼角滴落在少女的衣服上,一滴兩滴三滴……

少年鬆開了手。母親流著淚,笑著說

莫謝特感覺自己被拋棄,被背叛麽?我並不覺得。那段時間,我埋首於自己以作家塞利納為題的博士論文,在書店最終被轉賣之前,有約莫整整一年的時間幾乎每天泡在那裡。因此,雖然莫謝特沒有搬來與我們同住,但我和它共度的時光也並不算少。這只文藝貓繼續作為碼頭書店的“鎮店之寶”存在著,在我看書的時候一點都不打擾我,比那些進門就問商業暢銷書的顧客好太多了——醉心啃書的我不是個合格的商人,書店的銷售額一落千丈……當然了,這是另話,在此略過。

「大姐姐,救我。」少女能感受到小女孩在顫抖,不僅僅是聲音,小小的身軀還是弱小的心靈都因恐懼而顫抖著。

我們可不可以,先學會一件事?

再後來,妮可的父母賣掉了咖啡館,搬去塞納河谷一座小山下的別墅頤養天年。莫謝特同往。“貓生”中頭一次,這個生長於巴黎的傢伙體驗到了什麼叫田園生活。生機勃勃的菜園,隨風搖曳的玫瑰,碩果累累的果樹,綠意盎然的草坪……在如此詩意的世界裡,田園版莫謝特都快學會种西紅柿了。總之,歲月靜好,“貓生”安穩。它會懷念咖啡館的熱鬧喧囂麽?顯然一點兒都不。

少女緊抱著小女孩,嘴上安慰著她「別怕別怕」,心中只希望能在這一刻給她一絲的安全感。透過小女孩的身子往後看不遠處,一隻全身佈滿深青色鱗片的魔獸正在進食,地上除了鮮血以外還有兩具已不成人形的屍體。魔獸張開它那血盆大口,大大的獠牙撕咬著一塊又一塊的血肉。

不要一直說對不起。

又是幾度春秋,莫謝特依然是一隻美麗高貴的虎斑大貓。它身上自帶一種貴族氣質,不刻意張揚,卻亦無法掩藏,讓人覺得任世上何人,都無法輕看於它。妮可父母領養了一隻長毛松獅,莫謝特看它的時候和善卻淡漠,光陰的沉澱讓這隻母貓的眼神中一副千帆過盡後的雲淡風輕。

是她的父母嗎?

其實,世界沒有那麼喜歡戰鬥,我猜:)

當然,美人也會遲暮。莫謝特的行動日漸遲緩,會在最亮的白晝和最黑的黑夜陷入深深的睡眠。不過,它竟從不生病,既沒有腎功能衰竭,也沒有遭受關節病之苦,即使在咖啡館吸了那麽多年的二手菸,肺部也依舊健健康康。

霎時,少女腦海中浮現了一幕幕悲傷的回憶。十幾年前,孩童時期的自己也是差點命喪於魔獸的口中。她永遠都不會忘記當時恐懼感流通至身體的每一條神經,甚至自己當時已經失去逃跑的勇氣。

图片 1

直到一天,它陷入了一場最深的夢境,再也沒有醒過來。一團美麗的生命之火就此熄滅。它直到離去,都是那麽獨立,靜靜悄悄地離開這個世界,沒有刻意渲染,沒有戲劇化的道別。

「嗚嗚嗚,大姐姐,我好怕,嗚……」小女孩在少女懷中哭訴著。

他不知道自己有多像貓,卻在殺死貓

母貓莫謝特,享年22歲月安葬於馬恩省的科爾貝花園。因為你,我走近了貓的內心世界。作為人與貓之間的使者,沒有人/貓比你更棒,天堂是你應去的歸宿。我懷著深深的敬意,向你致謝。

小女孩的言語燃起了少女的熊熊怒火。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麻瓜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莫謝特,再見。

「不用怕,告訴姐姐你叫什麼名字?」

「安……安潔兒」小女孩輕聲道。

「是嗎?安潔兒,照大姐姐的話去做,好嗎?」少女在小女孩耳邊輕語道。

小女孩沒有出聲,只是輕輕地頷首。

「從現在開始閉起雙眼,然後數到十才可以把眼睛打開,明白嗎?」

「明……明白」小女孩戰戰兢兢地閉起雙眼,默默地數著。

「一……二……三……」

少女把小女孩從身上抱開,放在地上,自己則站直身子,往魔獸的方向走去。魔獸咀嚼著口中新鮮的血肉,發出「咔吱咔吱」的聲響,絲毫沒注意到一位怒火中燒的少女正在靠近。

「四……五……六……」

微風撩過少女的前發,原本被前發掩蓋著的紅色左眼殺氣騰騰,眼裡一股怒火熊熊燃起。少女雙手被紅色的火焰所包圍,左手臂上環繞著奇特的白色符文若隱若現,右手也拿著由火焰形成的長劍。

「七……八……」

在少女離魔獸僅有一公里時,飢渴的魔獸終於感覺到了這股被怒火掩蓋的殺氣。

但一切已成定局。

一瞬間,火焰的長劍劃過魔獸的身軀,留下了一道長長的刀傷。火焰從傷口迅速燒至魔獸的全身。魔獸的鮮血濺到了少女的臉頰,但少女絲毫不介意。

「九……十。」小女孩睜開雙眼。眼前除了一大片的鮮血與血肉外,站在那兒的還有身上飄散著火粉的少女,以及一旁已經燒成灰的魔獸。
過了一會兒,後方傳來了腳步聲。

「這裡是第10區防禦機構調查小組,我們接到投報附近有求救聲,請問有任何人受傷嗎?」一個成熟男人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少女轉身看見幾個身穿制服的男人往她們靠近。其中一位男人走到小女孩的身邊,蹲下身子問道:「小女孩,你沒事吧?你不用怕,大哥哥帶你去安全的地方,好嗎?」

男人露出親切的笑容讓小女孩頓時放下心頭,伸手捉住男人的衣角,跟著他走出了巷子。小女孩走時也不忘回頭望了少女一眼,水汪汪的眼睛似乎在說「謝謝」。

剛剛帶頭說話的男人看了看現場的情況,視線再次回到少女的身上。

「請問你是目擊者嗎?希望你能把現場的情況告訴我們。」男人嚴肅地說道。

少女收起剛剛的怒火,火焰也隨之消失了。

「我聽見求救聲後前來查看,來到現場時,只見到一隻飢渴的魔獸正在進食。現場除了剛剛那位小女孩倖存之外,地上的兩具屍體估計是她的父母。」少女不慌不忙地敘述道。

「你剛剛說看見一隻魔獸,請問那隻魔獸逃跑了嗎?你有沒有受傷?」

「沒,那隻魔獸被我殺了。」

聽到這種回應,在場的人都開始竊竊私語,帶頭的男人一時反應不及,幾秒後才回過神來繼續說道:「你說魔獸是你殺的,這是實話嗎?」

男人似乎並不相信少女的話。但這也是正常的,眼前的少女看似連二十歲都還不到,又怎麼可能孤身一人殺死一隻飢渴的魔獸。就算她是獵人,也不可能連魔獸的屍體都沒留下。

少女對於男人的話並沒有給予回應,嘴角卻上揚了。

帶頭的男人不明少女的笑意,下意識舉起短槍對準少女的太陽穴。

「隊長!」其他人見狀,都嚇了一大跳。

少女凝視著對準自己的短槍,反而笑得更燦爛了。

「你就那麼地怕我嗎?」

「……」沒有回應。

少女早就預料到這班看似強壯但都只是貪生怕死的男人並不會給予回應。

少女無視對準自己的短槍,轉過身,往另外的方向走去。

「等等,站住!」隊長看少女即將離去,便出聲阻止。
「如果你再往前一步,我就開槍!」 話音剛落,少女聞聲站在了原地。

「我們不是帶來末日的使者,而是在末日中奮鬥的使者。」

那一秒,現場的人都停止了呼吸。

少女毫不理會其他人的反應,陌陌然地離開了。大家也在少女的身影消失在巷子中後才回過神來。

「隊長,剛剛那少女……」站在隊長後面的男人開口說道。

「嗯,不會錯的。」隊長放下了短槍,意味深長地往向了蔚藍的天空。

「末日使者……」

TBC.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