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盗梦空间》上映,关于“梦”的话题再次成为令人侧目的热点。梦事关我们自身,却又长久以来被笼罩在神秘的面纱当中。对于梦的探索并不仅仅局限于学术界的研究范畴,展现梦境,模拟梦境,创造梦境是电影诞生之初便伴随而至的。梦是反观我们自身的一扇窗口,一面暴露隐蔽意识的镜子,一把打开奇幻世界的钥匙,一剂医治现实伤痛的灵丹妙药。梦时而又被挥之不去的阴影所充斥,梦魇成为了内心最苦闷的写照。

     

       在生活中,我希望成为一个“盗梦者”。在我眼里,何为“梦”?一种在本能上的趋利避害,对美好的向往和对现实的规避。成为技术高超的盗取别人梦境的大人物固然很酷,可难度最大的还是如何盗取自己的梦境(或是逃脱自己的梦境),就像影片里雷欧纳多扮演的主角一直面临的困境,在现实中的负罪感和梦境中与妻子团聚之间的徘徊不定。

图片 1

    影片里,雷欧纳多一次次不能抵挡诱惑,去梦境里和妻子耳鬓厮磨。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杰出的造梦者,能否成为成功的盗梦者,就要看各人的选择了。就像雷欧纳多用和妻子美好的记忆搭建梦境一样,我们每个人都对过去怀着一种向往。往昔的岁月用着一股柔情,将记忆装饰,将苦痛淡化,我们意念中的“过去”往往不是时间,而是经过加工的一种影,就像梦境里搭建的一个个画面,看似触手可及,实际虚无缥缈。

   
关于梦的猜想和探索,从我们有意识开始就没有停止过。生长在一个理性的时代,基本不会跟人谈论梦中那些离奇到脱离现实,虚幻到不真实的梦,又或者代表着自己内心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有些美好的让人不愿醒来,有些跳跃的没有逻辑,有些令人恐怖到醒来还心有余悸,有些则让人不断怀疑自己的内心。梦似乎是一个人最隐私的所在,只要你不愿意说,它便无人可以触及或者成为你想让别人知道的样子,成为一种虚与委蛇的工具。

    何为梦?何为醒?梦和醒之间并没有清晰的界限,我们愿意认同的便是现实中的世界,是所谓的“清醒”。所以影片里会有一群人,每天相约做梦,他们的沉睡正是为了清醒,他们的梦境正是生活中的真实世界,他们在那里的舞台延续着生命,灵魂也被封闭其中。

     
梦是一种意象语言,《庄子·齐物论》云:“且有大觉,而后知此其大梦也”这些意象从平常事物到超现实事物都有,身处其中的时候,不知现实或梦境。人类本身就具有的很强的控制欲望,对梦境也不例外,古往今来,诸如解梦,盗梦,造梦等想法层出不穷,解梦代表有主观未来派《周公解梦》和客观现世派《梦的解析》,还有盗梦空间科技类型的电影和华胥引等一类活跃于小说中的上古传说。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也曾试图通过心理暗示来控制我的梦境,但始终未果。后来在回想了自己的无数梦境,恍然大悟悟梦其实是自己的一个神奇小世界。

    沉醉在梦境中不愿醒来的人,是因为在梦境中找到了慰藉,孤独者得以与亲人团聚,失意者得以重新找回梦想。我们越是精彩卓越的造梦者,也越难以成为自己的盗梦者。用“自杀”的手法唤醒自己,又何尝不是亲手打破美好的虚妄,逼迫自己面对残酷的现实呢?做自己的盗梦者,我想一定是有足够勇气的人。

图片 2

    选择沉睡,还是选择清醒,因为每个人的价值观不同,结果本不需要外人的非议。我想正因为此,编剧才布置了一个开放式的结局,即使是梦境,雷欧纳多终于和子女团聚,享受天伦之乐也是令观众欣慰的答案。然而我认为,梦里走了很多路,醒来依旧在床上,只有脚踏实地才让我感到安心。最可怕的,不是从梦里醒来的种种痛苦和挣扎,而是永远无法从睡梦中逃脱,梦境一层套着一层,每每以为自己已经醒来却又发现掉入了另一个梦境,一切都是虚妄。

       
人的一生周旋于两个世界,现实的大世界,梦境的小世界。梦境的小世界充满各类超现实的奇遇,十分精彩有趣,如果就这样随时间流逝,十分可惜。故而写下此文来记录自己或者他人梦中那些超现实的奇遇,又因为梦境世界似道家所言的空虚不实的人生,取“其生若浮,其死若休”,文集名唤作浮生梦志。

    影片阐述了老套的道理——最大的敌人源于我们自己。关键时刻,雷欧纳多每次遇到的最棘手的破坏者,从来不是潜意识里的防御者,而是自己的妻子。

      也希望有兴趣写梦的朋友能加入!

    所以我愿意相信,终于面对自己内心,愿意接受丧妻之痛,愿意承受现实中永久的负罪感的雷欧纳多是一个真正的勇敢者。正因为此,结尾处那个命运的陀螺,颠簸几下,终究会在桌面上停留下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