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个小时之前的这个时候,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对着窄小的屏幕一个人看《盗梦空间》。150分钟之后,像从很深的海里浮出水面,大口大口地喘气;更像是从一场溺水一样的梦境中挣扎着醒来。魂梦颠倒,绪念迷乱,虚实相映,不知身在何处,忘了今夕何夕。
    再一个小时之后,倒头睡下,梦见被人追杀,生命是场无休无止的逃亡。
    电影的结尾,那个用来验证梦境与现实的陀螺,不知终究是转是停。
    一如我们的人生,到底是梦是真?
    小时候看电视,看到电视里的人也在看电视,而他们所看的电视里的人仍有可能也在看到电视里面的人在看电视,如此循环往复,延伸到无穷。不免就有痴想,在看电视的我们,是否也正身在别人所看的电视当中?
    与此相类,去理发店里,经常会见到两面大镜子相向而立,互为映照。人走进去,可以看到无数的自己在一个无穷的空间里面错杂交叠,让人产生瞬间恍惚的错觉:会不会我们只是无数影子的叠加,而两面镜子即足以让我们分崩离析?在电影里也有一个这样的场境。
 
2500年前的庄子,一日迷梦,身化蝴蝶,翩翩花间,觉无穷之乐。一旦醒来,却仍还是槁项黄髹,潦倒落魄。于是揣想,究竟是自己作了一场酣梦而身化斑斓蝴蝶得享烂醉花间之欢愉,还是蝴蝶在花丛小憩之时不慎作了一个噩梦而变垂垂老矣之庄生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人总爱做梦的,无论是无意识的“黑夜之梦”还是有意识的“白日梦”,因为梦毕竟提供了人生的另外的无穷多的可能性,若说梦属玄虚自欺欺人,那么好吧,你又如何证明自己的人生就是充实饱满,敢问可有随身陀螺?
    三四年前的我,还是那个小小县城里坐井观天的鲁莽少年,做着许许多多不切实际的美梦,满心只期有朝一日,梦与现实得以重合。万千美梦的其中一个,是得能迎着夕阳的方向行走,到达这个曾叫长安的古老城市,短暂停留,然后离开,留下回忆,并用一生来追寻。
     如此这般,一梦三四年。
 
终于一日,梦想成真。第一次到达这里,在没有座位没有空调前半夜热的要死后半夜冷得要命的火车里拥挤颠簸了十三个小时之后,看到火车站前面高大静默的古城墙,原本准备的激动之情不知去了哪里。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想,这里究竟是我曾经魂牵梦绕的长安城吗?曾经在文字和想象中精心建构的华美之城,一旦触及现实,都会有如电影里造梦师设计出来的梦境在梦醒前一刻的土崩瓦解一样,变得面目全非。
    所以现在,越来越少地做那些不切实际的梦,越来越多地着眼于当下仓惶窘迫的生活。忽略是梦是真。
    梦里不知身是客,在那样的时候,才暂时地忘掉一切,求得一晌贪欢。所以还是有梦的好。
 
曾经有一个书生,在酒店里喝酒,醉酒之后酣然大睡,在梦里经见一生宦海浮沉人生百态,醒来之后发现店家所蒸黄粱犹然未熟。霎时犹如醍醐灌顶,大彻大悟。明白人生不过大梦一场,世事如同浮云聚散,遂弃却红尘,遁入玄虚。
    而困身泥淖的我们,可否得有一日,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一觉醒来,发现眼前是个全新的世界?

 
Inception是近几年来我觉得最好看的电影。当片尾曲响起的时候,我也从Inception营造的两个多小时的梦境中剥离出来,但同时又进入一个更深的梦境。
     这部电影像一本精彩的玄幻小说,营造了众多瑰丽的风景:leo在梦境中带领阿里阿德涅认识梦中世界的物理时,两人静静站在街头,看着面前的世界爆破、碎片漫天飞舞的场景;好奇的阿里阿德涅将城市对折的画面;镜面世界的画面……
     在这些绚丽的风景中,在一层又一层更深的梦境中,现实中的我也一层层陷入,身不由己。在严密的逻辑,紧凑的剧情深处,有一个更深的、宇宙黑洞一般的磁场在吸引我,几乎无可抵挡。
(一)是我梦到你,还是我在你梦里
     这其实是一个古老的命题。
     几千年前,庄子做了一个梦,梦里自己是一只快乐的蝴蝶,在花丛中飞来飞去,从这边到那边。
      梦醒之后,庄子茫然不知身在何方。过来片刻才忆起:哦,原来我是庄子,刚才是做梦变成了蝴蝶。
      然而转念一想:不对,焉知我不是一只蝴蝶,是做梦才变成了庄子。
      这其实就是一个Dreamer是谁的问题。按照这部电影里梦中世界的规则,每个梦都有一个梦主(Dreamer),他和别人分享自己的梦境。梦境中的场景可由专门的设计师设计,所以设计师不一定是梦主,比如柯布因为对亡妻的思念、悔恨、自责,他的梦潜意识里面充满了妻子的影子,如果由他自己来设计,他潜意识中的妻子就会知道,就会出来搞破坏(因为他心里满是对于因为自己给妻子植入意识造成妻子的死的悔恨),所以为了减少失败的风险,他不能自己去设计,而要另找设计师。
     好的盗梦者,他们设计出的梦境是如此真实,
被盗梦者入侵的人,永远不知道梦是怎么开始的,也不知道自己是身在梦中。
而有时盗梦者本人也会迷惑,混淆了梦境和现实,所以他们需要一个图腾,以检测是幻还是真。(柯布的妻子梅尔沉浸于迷失域里无涯的时间中与柯布的长相厮守,就将陀螺锁了起来,让自己不去想这不是现实。)
     如果人生是一场大梦,那么这梦的Dreamer是谁?是我自己的梦境?还是我自己正在别人的梦中?是庄子梦为蝴蝶还是蝴蝶做梦变成了庄子?那些梦里和现实纷纷登场又谢幕的角色,又是谁的潜意识?是我在现实中造梦,还是你在梦中虚构了现实?是我从梦中回到了现实,还是梦从现实中拯救了我?梦在现实中枯萎,现实在梦中坍塌。你是我的梦中人,你在我的梦中梦见你梦中的我。
    突然想到一首诗: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你装饰了别人的梦。你现实经历的种种喜怒哀乐,欢笑和泪水,说不定只是别人的梦境,连你自己也只是别人梦里的设计角色罢了。
365bet官网, 
(二)关于“梦醒”,一枕黄粱梦
      电影里有多重的梦境世界。
      现实中我也经历过这种梦中梦。做了一个梦,醒来正自为梦里的情节伤心难过的时候却突然一脚踏空或者坠入悬崖,这才真正从梦中惊醒,发现:哦,原来是梦中还有梦。
     又有时从梦里醒来,会茫然自失,不知身在何处。不知这是现实中的梦境,还是梦境中的现实。
     按照电影中的逻辑,正常人活动在现实世界做梦的时候在第一层梦境。如果要进入第二层梦境,也就是梦中梦,必须要服用一般性药物。在服用一般性药物的情况下,要从梦中醒来(有两种方法:第一种就是所谓的‘kick’,也就是重力下坠的冲击(比如跌倒、掉入悬崖)。第二种就是被杀死。当然,等药物效果过期也是一种办法。
如果要进入第三层梦境(梦中梦里面的梦)一般性药物就无效了,必须要加强型药物,但是其副作用是如果在梦里被杀死不能醒来,而会进入Limbo(迷失域),所以只能用
Kick的方式来苏醒。这种多重梦境的情况下,要通过 Synchronize a kick
(协同刺激)——即要在各层同时刺激才能把梦中人唤醒。所以当片中小组计划侵入深层梦境的时候,每一层必须留人醒着负责Kick,而且用音乐的结束来协调同时Kick(刺激)的时刻。
     被杀死就会从梦中醒来的这种逻辑,中国古代也有。所谓“大梦谁先觉”,人生是一场大梦,死亡时就是梦醒时。醒来时才发现现实中不过是煮熟一锅黄粱的时间(“黄粱一梦”“南柯一梦”都是这个逻辑),而梦中已经把人世的一切兴衰成败、富贵贫贱、生老病死都经历遍了。
     然而梦果真是梦,现实真是现实?梦在现实中,现实在梦中。梦在现实的梦中,现实是梦中的现实。你在梦与现实之间进出,梦与现实在你的意识里穿梭。梦见现实,现实入梦。梦境是大脑的活动还是灵魂的旅行? 
(三)时间的无涯荒野
     电影中,梦境之间的时间以大约二十倍的数量延缓。现实世界十小时的航班,在第一层梦境是大约一个星期,在第二层梦境是大约六个月,而在第三层梦境是大约十年。
leo当年和妻子结婚时许诺要一起变老,他们在实验中进入了妻子为梦主的第四层梦境,由于时间延缓的效应,在现实中入睡一天在第四层就是五十年。所以他们在第四层梦境世界中携手共老,闲暇之时只有随便创造东西玩。五十年之后他们在梦境中老死了,所以双双进入了Limbo迷失域。迷失域中妻子沉浸于无时间尽头的厮守,藏起了陀螺,认为这才是现实,而leo却因思念孩子想回现实,最终为了说服了妻子一起卧轨自杀,只好把“这不是现实”的想法植入了妻子脑中。在迷失域自杀之后,他们回到了现实,可是植入的副作用产生了——妻子还是认为现在其实是梦境,认为只有死亡才能脱离。于是女人自杀并造成是leo杀的假象,希望让leo也被处死,这样才可以一起脱离梦境。
     迷失域的景象令人难忘:两个人厮守在无生无灭、无涯的潜意识“无人区”,五十年如一日。世界如积木搭建,时而璀璨繁盛,时而颓败颠覆,如潮涨潮落永无止息,往复不断。两人的世界中,一切皆可由自己建造,自己就是自己世界的主宰,是上帝。这不正是人人期盼的“心想事成”?然而这样的世界毕竟还是令人心有所憾。
     我被这部奇妙的电影引领着,跟随剧中人左右奔突,兜转进出,升降沉浮,体验男主角刻骨的思念、悔恨、迷失,以及最后想到曾经有过的携手变老的幸福时光时心里终于释然时的放下。而之前的他,在他自己创造的监狱式的梦境里,每一层都是他曾经最痛悔的、错过的事物。他自己就是这座监狱的囚徒,每夜服着无期徒刑。
 
     从电影里leo的感情线索来看,这部片子还关于心灵的救赎,关于自我的释放,关于对过去的放下,关于对眼下的珍惜。所以我的理解是:最后陀螺必然会倒下。否则这部电影将失去很多意义和深度。

   inception的影评数量真多,我在
看电影的时候都被壮观的场面吸引住了,并没有太仔细的思考电影中重要逻辑关系的细节。
    很多细节都是看完之后豆瓣上的影评家们帮我复习的。然后才能有自己的,关于这部电影的一点理解。
    在刚走出电影院的时候,我对这部电影的理解相当粗略,经过惊心动魄的激战和漫长空虚的limbo中的等待和折磨,恍惚的cobb回到现实,所以最后的happyending就被导演刻画的平缓而缺乏真实感。因为主人公的心境在漫无止境的limbo中已经相当疲惫。最后没有倒的陀螺只是导演故意营造真实世界的不真实感而弄的玄虚。“结尾太仓促了”是我刚出电影院后脑子里出现的第一个评价。全然没有意识到已经在电影院里度过了2个小时。
    电影中很多疑惑的细节,因为电影节奏的快速推进而没有在当时想明白。
       比如,最重要的,1,cobb为什么相信一个陀螺会倒的世界是真实的而不是一个细节更完美的梦境?
      影片中小帅哥对可爱的造梦小姑娘说自己造的图腾不能让其他人接触,要有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特性。图腾的作用只是用来辨别自己是否在其他人的梦里。而无法证明自己是否在自己的梦里!
    那么cobb的陀螺有特别的地方么?和其他的陀螺有什么区别?平衡时间更长还是更短?没有专业训练过的人员做的梦里可能不会有让陀螺倒下的细节,那么和他一样专业的人呢?相比之下,小白脸帅哥和可爱小姑娘的图腾更有意义。~~~~痞子帅哥在绑架富二代的梦里,随手拿出个榴弹发射器,并且对小白脸帅哥说的话可以看出,他们可能具有一定的,在别人梦里具化自己想象的能力。如果是这样,那么图腾就更不靠谱了。
    如果cobb的图腾不是个bug的话,那个陀螺就只有一个意义,那就是强化暗示自己所在的世界(梦境)是真实的工具。也就是cobb所处的世界,是他自己所愿意相信的现实(其实是梦,他不愿意醒来)。至于cobb为什么不怀疑这一点,就不太好展开了。
    2,在梦境的任何一层死掉都会掉进limbo,limbo的时间流速和梦境层数无关。但是很长。limbo里记忆会消失。所以seito需要cobb去limbo中唤醒。(cobb为什么可以在limbo中拥有记忆?可以唤醒seito?主人公特权?)
3
关于梦的嵌套问题,由始至终只有现实那一层的机器来共享每个人的梦境。梦境中的梦境共享机器是不靠谱的(那个机器也只是梦境中的道具而已)。进入更深一层梦境的机制究竟是什么?需要有人在现实中操作那个机器么?在雪山堡垒中,cobb和小mm先联机进入,然后才是富二代。有人提到在不同层的梦境主人可以不一样,但是机器实际上是不能带入梦境的,所以不同层的梦境主人不同应该是个伪命题。梦境越深,就越深入每一个人的潜意识。
4,富二代在雪上堡垒中挂了,应该和日本鬼子一同进入limbo,但是小妹妹和cobb理应是在梦境第四层,这里limbo=第四层?应该是梦境越深,越接近limbo,所以第四层的潜意识深度应该和limbo很接近了。两者应该是相通的。这层的世界应该是所有进入这一层的人类的潜意识,但是,我们只看到cobb和他老婆制造的,而没有看到seito,小mm,富二代的深潜意识世界,why?

     最后评价一下:这是一部真正触及心灵的电影。窃以为远胜于号称“史上最纯洁的电影”(毕竟纯洁不等于无知,这是小说作者和导演在偷换概念。多说一句,我很不明白这部文笔平平的小说为什么有那么多“山楂迷”?)。

5
让我怀疑影片的happyending的重要细节,就是在飞机上醒来的时候没有拆线的过程。cobb醒来的时候发现此时大家都在座位上暧昧的看着他,这个很重要,因为他要在潜意识中找到seito,在他们两个人回转过来前,机器一定是要保持连通的。

 这些bug没有解决前,影片只能解读为所有这一切都是cobb不愿意醒来的梦而已。至于为什么不愿意,影片没有给出。关于最终看见了小孩的脸,我觉得不是什么大问题,cobb解开了心结,自然能够在自己的梦里看到他孩子的脸。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