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确不喜欢冯小刚导演,和我不喜欢高晓松是不一样的。
高晓松那种人,生在学术豪门,跟普通人就不在一个起跑线上,于是为所欲为之余,就觉得自己聪明绝顶,不可一世了。凭着一些小聪明,自认为自己就是公知领袖。清华肄业以后,还是开口清华,闭口环境,号称自己家族多牛逼,邻居多牛逼,其实还是身上那股子酸臭味道挥之不去,总是以知识分子自居。殊不知他这样的人,就和鲁迅先生说的石女一样,越是没有月经,越是要把月经带高高挂起,表示自己其实是有人道的。就和他突然说自己进了哈佛当了研究员一样——就是个访问学者,还是个自费的,说的跟真的似的,还特点强调知识分子四个字。。。我呸!
冯小刚不一样,底层出身,其实就是你我身边的那种小人,没什么区别,所以才特别招人讨厌。
冯小刚这样的人,投奔王朔的时候,是把王当祖师爷看待的。他没有王朔的出身,却偏偏要往这个圈子里挤。其中小人物的辛酸苦辣不足以为外人道。可是你既然选择了这条路,从一而终这是连从良的婊子都知道的道理,不能把‘良禽择木而栖’当成自己的处事原则!何况你也不是什么良禽!90年代,上层建筑打压王朔,于是冯小刚聪明的、体面的疏远并且离开王朔,另谋出路去了。叶京到今天都不耻于这段经历。提起来这厮必称冯裤子,还在自己的电视剧《与青春有关的日子》里找个了酷肖冯小刚的演员,就叫冯裤子,好好的调侃了一把。这些恩怨,不是冯小刚功成名就了以后给二位端杯酒就可以扯平的。
所以冯小刚让人讨厌!
此人的电影,见风使舵、欺下媚上这是一贯的风格。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了。包括这次的《芳华》。冯小刚原来奉王朔为祖师爷的时候,也尝试过拍王朔那些不为人知的作品,比如《我是你爸爸》之类的,可是上面的人不高兴王朔的浮浪轻狂,所以冯小刚的那些电影拍出来直接就被毙了,连公映的机会都没有。他又不是像娄烨贾樟柯那样的轴人,认为自己有才华,那么就要坚持下去!哪怕你封杀我,哪怕只能拍地下电影,把自己对于电影的理念一点一点慢慢的坚持下去,艰苦并且执着的坚持下去。冯小刚不一样,眼看着自己的路子不对,改弦易辙就势在必行,管什么以后能不能相见,先落井下石再说。于是冯导演就变成批判王朔的急先锋了,并且开始拍媚上的电影。《甲方乙方》开始,强调和谐社会,百姓安居乐业,政府清明有为这样的调子就确立了下来。几部这样的电影下来,朝廷龙颜大悦,于是就把他提拔起来了。当然了,任何一个导演都希望自己能有所作为,所以他离开了王朔以后,开始和刘震云合作,拍摄刘震云小说,《1942》《一地鸡毛》《我不是潘金莲》之类的,就是自以为是创新的尝试。可是任意篡改原著,以达到媚上目的,是此人骨子里东西,尤其是《我不是潘金莲》,明明是一部讨伐社会不公平现象的檄文式小说,楞让这厮弄成了屁民无理取闹官员反腐倡廉的楷模电影。看过原著小说的,都觉得茫然和对此不齿。可是没办法,朝廷就是喜欢这种听话的人。和你我身边那种上下钻营,见到屁民不可一世张口就骂,见到领导立正鞠躬的小人们没有半点区别。
这次又篡改的《芳华》,一样让人觉得愤怒。严歌苓是美籍华人,所以她的作品里面批判意味有点肆无忌惮的味道,《芳华》原著里面,大量笔墨描述了刘峰退伍后的辛酸和疲惫,最后刘峰得了绝症死去,追掉会也没有战友去参加。讽刺了我国对于退伍军人的态度。可是冯导演当然不会这么拍摄,于是刘峰就有了一个花开团圆的大结局。并且称之为芳华。我不知道,这到底是谁的芳华。
世界上各国对于军人都是尊重的,比如美国,进入一个城市的时候,高速公路上的电线杆上,几公里以外就开始悬挂这个城市参军人员的姓名宣传单,称之为城市之光,可是我国由于人口众多,在役军人条件尚可,而退伍军人也就慢慢被人们遗忘了。我小时候,有个腿有残疾的退伍军人,一根拐杖上悬挂一台小半导体,总是出现在公共汽车上,无所事事,哪怕天气再冷再热,也穿着一身军装,据说是老山前线上面受的伤。可是由于坐车不要钱,售票员从来对他没有什么好脸色,并且传言此人是个精神病患者。我的印象里,他从未对任何人说过一句话,就这么跳着上车,跳着下车。从一年四季不换而且洗的发白的军装上看,生活并不如意,面部也没有什么表情,也忘了是什么时候,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了。现在想起来,觉得有些怅然。有可能他就是《芳华》原著里的千万个刘峰当中的一个。
冯小刚成功的把人们的视线,从对于退伍军人的不公乃至对于一代人的不公上面,转到了风花雪月的太平盛世之上。没办法,时代就是这么一个时代,如果连高晓松那种无非是比别人生的好点的肄业大学生,都敢号称自己是学者的话,而且想开大嘴肆无忌惮的胡咧咧却备受追捧的话,一个白癜风患者辛辛苦苦的左右奉迎、上下舔菊、忍辱负重换来的今天的主流导演的地位,这么拍电影也无可厚非了吧?只不过看着有点恶心而已,就和他主演的《老炮儿》,满嘴江湖规矩,却最后出首告官,矛盾的特别稀奇!
前两天冯导演又有新闻刷屏,大年初一携《芳华》主演苗苗参加陈道明家宴,席间陈道明弹奏《芳华》主题歌《绒花》,本来是件挺好的事情,冯导演喝高了些许,红着脸突然提出让苗苗在献舞一支,为在座诸位大佬助兴。陈道明当时提出不妥,指出一个场合不合适,第二个小姑娘穿的高跟鞋。并爆粗口怼其中一个大佬:你TM的没见过跳舞啊?!当然舞最后还是跳了,葛优为了化解尴尬,全程插科打诨的配音。冯导演后来又紧紧捂着苗苗的手,解释了一番,可是对于我们来说,这一幕似曾相识,就和此公当年为了和王朔尽释前嫌当众大哭一样,又是一场作秀罢了。
在我心里,还是挺敬重陈道明的,中国为数不多的好演员!而且私下里私德极好,从无花边新闻。家里也是豪门,出身不比高晓松差,却从未见过炫耀,结交都是真正的知识分子,比如说钱钟书先生那样的人。有一次他说去钱钟书先生的家,让我印象深刻:那么大的大学问家,家里连一台电视机都没有,四壁唯书而已,灯光柔和,气氛静怡,屋里里唯一发出声音的就是煨中药的罐子发出来的‘噗噗’声音。。。。反观高晓松之流的声色犬马纸醉金迷,这样的先生,才是真正的知识分子!
总之这部《芳华》,原本以为是去走个心的,冯导演硬硬的让大家走了肾!不出意外,所料之中。

《芳华》
这个电影我看了两遍,主要是因为有几位同学想让我写一下《芳华》的影评。我答应了,但是距离我第一次看已经过去了两周,很多细节已经淡忘了,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有必要二刷一遍,争取在细节不会贻笑大方。

《芳华》有惊无险地上映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你才到碗里去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冯小刚的名声是靠喜剧片和贺岁片慢慢积累起来的,跟他同期齐名的大导演还有张艺谋和陈凯歌。后两位导演都有拿得出手的作品,有的作品也获得了国际上的认可,比如陈凯歌的《
霸王别姬 》,张艺谋的《 活着
》、《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而唯独冯小刚缺乏国际认可的作品。

我不知道大家近年来有没有这种感觉,冯裤子的电影,出来一部,被喷一部,出来一部,被喷一部。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而被喷的往往并非一看就知道是为了赚钱的商业贺岁片(如《私人订制》),反而是看上去比较有诚意,被大众翘首以盼的作品。

冯小刚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从2007年的战争片《集结号》开始,冯小刚开始尝试拓宽自己的导演题材。

为什么?当真是“希望越高,失望越大”吗?

此后,2010年的灾难片《唐山大地震》、2011年的灾难片《一九四二》、2016年的现实主义题材《我不是潘金莲》和2017年的《芳华》纷至沓来,那个拍商业片的冯小刚离我们渐行渐远,一个想要为自己立碑的冯小刚开始若隐若现。

我看也不尽然,仔细读来,贬低者多是看上去言之凿凿,实则内容空洞,更有甚者人身攻击,已远离了作品品评的范畴。

如果你问我,中国能够称得上大师级导演的人有哪几个?

《1942》,《我不是潘金莲》,《芳华》,我觉得都挺好。
剧本选择精心也惊心——立意很好,好过很多商业大片,触碰很深,至少比老谋子的《归来》要深。其实对我们这些普通观影人来说,这已经是很出色的作品了,这些作品有确切的警世作用;对哈姆雷特们来说,这些作品又可以给他们不同层次的共鸣,不同的解读和暗示。

我认为:内地的姜文算一个,台湾的李安算一个。

那为什么冯小刚出一部被喷一部呢?
个人浅见,冯大导演(不知道是有幸还是不幸)已经无形中被知识青年当作“自己人”了。知识分子嘛,他们在批判自己,最下得去手,最狠心,恨不得把自己挂在十字架上被鞭挞致死。而且他们往往把他们多于常人的观影经验带来的高于常人的欣赏标准水平加诸于舆论之上,而普通看客又爱附庸风雅,不明所以地跟风挤兑冯,就造成了今天这种局面。
有句话叫做“欲戴皇冠,必承其重”,我想冯裤子对这句话该是深有感触的。

姜文属于天才型导演加天才型演员,一部《阳光灿烂的日子》掩盖了所有文·革片的光芒,而另一部《鬼子来了》因为没有在国内公映,知道的人不多,但是这部片的价值比国内所有抗日片加起来的价值都要大。姜文最大的贡献在于作品的突破性和深刻性,国内的导演在这方面要么是慢了一步,要么浅了许多。

很简单,你看骂冯裤子的人和夸《战狼2》的人,他肯定不是同一批人。
骂冯裤子的人,他往往不屑于骂《战狼2》——说实话这片子我现在也没看过,所以不予置评。
夸《战狼2》的人,看冯裤子可能不会有太多感觉,但是他们喜欢跟风——票房那么高,肯定是好的。说不好的人看起来好厉害,好吸睛,那我也说他不好。

李安这个导演兼具东西方文化素养和视角,其作品视野宽阔,题材广泛,既能从大见小,又能由小见大。其导演的东方文化背景的作品和西方文化背景的作品均能获得国际认可,这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国内的导演几乎无一人能做到。

其实电影拍得好不好,我们正常人很重要就是看影评。
影评怎么看?
如果夸这部电影的影评文风严谨,有理有据,不加雕饰,就事论事,而批评它的影评语句颠三倒四,不可一世,人身攻击,乱翻旧账。那这就是一部好电影,反之,这就是一部烂片。

那么,可能会有同学问:张艺谋、陈凯歌和冯小刚这几位呢?

相信这个标准大家是不会有太多异议的。

坦白的说,我认为这三位离大师都差了半步或一步,而差的这半步或一步,三位导演都意识到了,这就是他们在余生中所要努力证明自己的地方。

有一个例子就是《我不是潘金莲》,有喷子说了,说冯小刚这部电影,就是为ZF洗地!捧当局臭脚!
可是事实上呢?
这部电影的原著小说是刘震云新写实主义代表作,剧本和原著重合性很高。换言之,即使作品不好,立意不对,揭示得有问题,那你要骂,也骂不到导演身上。
况且这还涉及到当时的社会环境和现在的有所不同。
可见啊,骂冯已经成了一种标榜自己欣赏水平、站队知识青年的标志。
然而大部分人,书都没看过几本,知识青年?知识分子?怎么够格呢。

如果说《集结号》、《唐山大地震》、《一九四二》、《我不是潘金莲》是铺垫和蓄势的话,那么《芳华》就是冯小刚向这一步跨出的第一小步。

笔者出身工科,工作在一个身边都是为房子车子票子孩子打拼的血汗企业,老板的唯一标准是数字,员工的唯一追求是业绩。身边同事的观影指南也跟买股票似的——看哪部票房高,他们去看那片子的时候就跟能收到票房分红似的,兴奋不已。

冯小刚1978年入伍,先在战友京剧团担任美术组学员,三年后担任美术设计。1984年,部队精兵简政,冯小刚被淘汰了,必须要转业
。在部队这六年很关键,因为这几年的工作给冯小刚打下了最基础的文化素养,没有这些基本功,他不可能进入影视圈。

可是,要知道,不是所有电影都是你们的商业业绩,数字越好看就越好的。

一同转业的战友大部分都分配到公检法战线了,而冯小刚被分到了西直门粮食仓库宣传科,战友们知道了之后,戏称他为“西粮太守”。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easo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冯小刚去了一趟仓库,沿着围墙来回踱步,烟蒂掉在地上,一根又一根,倔强的燃烧着最后一点烟丝,烟头在黄昏中发出微弱的光,不甘心就这么熄灭。

冯小刚四处托人找工作,在等待工作的过程中,他和几个同病相怜的人每天穿着军装在街上逛,路人看到穿军装的他们,眼光中投来羡慕与敬重,而此时的冯小刚就获得了一种存在感,而路人并不知道,这几个人的工作还没有着落。

1985年,冯小刚进入北京电视艺术中心担任美工师,然后进入《大林莽》剧组,担任美工,兼职给剧组所有人做饭。在拍摄期间,他开始接触王朔的小说《浮出海面》和《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巧的是,中心主任郑晓龙和王朔是哥们,所以电视剧拍摄完之后,冯小刚通过郑晓龙认识了王朔。冯小刚的人生在此开始拐弯。

不久之后,
王朔、冯小刚等三人成立了好梦公司,主业影视策划咨询服务。跟王朔在一起,冯小刚认识了很多人,比如葛优、刘震云、王蒙、梁左、冯巩、赵宝刚、滕文骥、傅彪等。这里面的很多人,后来都在冯小刚拍摄的电视剧和电影里担任编剧、演员、制片人等。至此,冯小刚真正的进入了影视圈。

但是,
在冯小刚正式担任导演之前,他的大部分工作是编剧,那时他一口气写下了《遭遇激情》、《编辑部的故事》、《大撒把》和《北京人在纽约》等很多脍炙人口的剧本。

好梦公司成立后,冯小刚可以亲自当导演了,这时他陆续导演了《一地鸡毛》、《永失我爱》、《情殇》等作品。而
《一地鸡毛》这个作品尤其令我印象深刻,一方面是作品由小见大,挖掘人性极其深刻,另外一方面是我从来没想到陈道明居然可以把一个小人物演绎到这样的程度。

通过一系列的剧本和电视剧、电影作品,冯小刚逐渐获得了一些名声,事业看起来顺风顺水。

但是,1996年到了。

1996年4月1日,愚人节,《过着狼狈不堪的生活》开机不到十天,冯小刚就接到电影局的停拍通知。

同年,电视剧《月亮背面》拍摄完毕,遭禁。

同时,王朔亲自导演的处女作《我是你爸爸》没有在国内公映。

冯小刚被业内称为毒药,人人谈冯色变,没有人再敢给好梦公司投资了!

随后,王朔离开好梦公司,去了美国,冯小刚事业陷入低谷。那段时间,冯小刚经常裹着军大衣站在自家二楼的阳台上,遥望京城,内心无比落寞。

1997年的春天终于到来了。

春节刚过,北影厂的厂长韩三平把冯小刚叫过去,说:你在北影拍的三部片子,两部栽了大跟头,作为厂长,我有责任把你打捞上岸。

冯小刚有疑虑,那时他以为自己不管拍啥,都会被针对。

但是韩三平开导他:这是对事不对人。最好的方法,是拍一部双方都能接受的作品,比如喜剧片,怎么样?

冯小刚受到了启发,向韩三平推荐了王朔的小说《你不是一个俗人》。

1997年夏,剧本《甲方乙方》完成,北影厂审核通过后,送电影局候审,几天后,电影局副局长打电话给韩三平:剧本原则上通过,修改后上报电影局备案,同意建组筹备。

1997.8.4日,
《甲方乙方》开镜,12.20日全国上映。这是中国内地电影史上第一部贺岁片,它开创了中国内地商业电影的模式;这部电影上映后以3600万元的票房成绩成为中国内地贺岁档期的票房冠军,并获得第21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影片奖。

冯小刚的春天不可遏制地扑面而来了,而且一来就持续了十几年。我们随便看几个例子,比如1998年执导的喜剧爱情片《不见不散》成为中国内地电影年度票房冠军
;2001年执导喜剧片《大腕》,获得第25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影片奖
;2003年执导喜剧片《手机》,在中国内地获得年度票房冠军。

可以说,王朔的小说对冯小刚的前中期导演生涯产生了巨大而又深远的影响,王朔小说中的视野和观察生活的角度成为冯小刚一系列贺岁片的指导思想。

但是,已经过了追求商业认可和财富自由阶段的冯小刚,他需要获得最后的认可—大师。如果说冯小刚想获得大师的想法在《集结号》、《唐山大地震》、《一九四二》、《我不是潘金莲》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话,那么在《芳华》中,这个想法已经是铁骑突出刀枪鸣。

在《芳华》中,我们看到文工团的团员来自不同家庭,有的影评从阶层方面去分析,认为文工团中存在五个阶层,甚至与北京折叠联系在了一起;有的影评从文·革角度去分析,着重于对人性的摧残;有的影评战争角度去分析,着重于战争的残酷和战后某些关怀的缺位。

但是,这都不是重点。

因为文工团里的所有人,都来自于干部家庭。即便是里面最能引起大家同情的刘峰和何小萍,也是来自干部家庭,尤其是何小萍,她的继父是副厅长,没有继父的帮助,何小萍根本进不到这个文工团。

另外,在电影中,刘峰抱了林丁丁,但是在原著中,
刘峰其实并不是抱了林丁丁而是直接把手伸入她的内衣中,从而引发了下面的一系列风波。所以,在原著中,萧穗子说:刘峰的笑中隐有一丝邪恶,让人看着不舒服。

为什么刘峰年年都是标兵和活雷锋,对谁都好,对谁都乐于帮助,却没有姑娘愿意跟她谈恋爱?因为姑娘们都觉得活雷锋太傻!自己如果嫁给这样的人,将来肯定会吃亏。当然,刘峰的家庭背景在文工团里属于最弱势的,这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但这也是刘峰为什么那么努力的原因。

《芳华》中的人没有一个是值得我们同情的,我们真正应该同情的,恰恰可能是我们自己。

大家认真思考下,70年代的文工团是什么样的一个存在?

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文工团是唯一一个能让你逃避时事的安全港湾。你可以想象自己回到那个年代,你连文工团的大门都进不去,更不用说在文工团里工作。

而巧的是,冯小刚和《芳华》的原著作者严歌苓都有在文工团工作的经历。

1978年,冯小刚入伍,在北京军区战友京剧团担任美术组学员,这一年,他20岁。

1985年,冯小刚进入北京电视艺术中心担任美工师,开始进入影视圈,这一年,他27岁。

1993年,冯小刚导演了他的第一部作品《北京人在纽约》,开始积累名声,这一年,他35岁。

1997年,冯小刚导演了他的第一部贺岁片《甲方乙方》,从此声名鹊起,这一年,他39岁。

2007年,冯小刚导演了他的第一部战争片《集结号》,开始尝试转型,这一年,他49岁。

2017年,冯小刚导演了他的第一部文艺片《芳华》,开始向大师迈出第一步,这一年,他59岁。

2018年,冯小刚60岁。

一代人的芳华已逝,他们或被遗忘,或随时间而湮灭。

冯小刚的芳华已逝,他不想被遗忘,想在时间流逝之后,能让自己的名字留在中国电影史上,最好能与【大师】两个字相连。

那么,正在看我的文章的你呢?

你的芳华正在渐渐流逝,而你还在担心明天的白菜和猪肉会不会又贵了?

你的芳华正在渐渐流逝,而你还在考虑孩子是上普通幼儿园还是双语幼儿园?

你的芳华正在渐渐流逝,而你还在忧愁住了十年的蜗居什么时候才能换成大House?

你的芳华正在渐渐流逝,而你入市十几年了,还没有财富自由……

你的芳华,就在下面……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这么厉害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